潮流眼

腾讯时尚出品 第016期

  最近,由于中国南部小岛上的一次富豪派对,让“外围”这个词热门起来。它代表着潜规则、隐秘性事和穷奢极欲等等刺激人肾上腺素分泌的关键词。不过,我们今天要说的此“外围”非彼“外围”。

  哪个圈子没有点儿在规矩以外游走的精明人士呢?时尚圈亦然。有资深,就有新人;有专业,就有业余;有圈内人,也就有“外围”。

分享到:

一个理想中的时尚编辑应该什么样?

要界定“外围编辑”,我们就要先界定“圈内人”。“圈内人”这个名词,听起来即高雅又玄妙,似乎很难描绘出一个轮廓。不如我们来讲讲作为“圈内人”的“时尚编辑”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子?

 

她/他隶属于一家时尚媒体(当然这个媒体如果是个人,但它具有媒体属性,也应该算吧?),“主要工作”是拍片、采访、写稿。她/他有健全的审美能力,会写字,有文采,热爱美丽的事物,能够博闻强记、对服装史艺术史有一些基本的认识。这是附加属性。 在工作中,“时尚编辑”去参加时装秀、发布会、各种时尚派对,但做这些的目的应该是为了完成"主要工作"以及拓展为了完成"主要工作"所需的人脉。

如果可能,他们还有良好的家世,能让他们受过良好教育,有艺术或者文化方面的家学,从小浸淫于华服美饰中,同时也是他们接触的产品(奢侈品)的客户。

最美妙的是,他们有慧眼,能从泥潭中发现珍珠,能从陋室中发现天才,就像Anna Wintour发现了Galliano,Isabella Blow(上图中间那位)发掘Alexander McQueen。他们是时装设计师的导师,天才的缪斯……

好了,抒情到此为止。这只是一个“理想”,现实和理想之前往往都有一套鸿沟。

 

一个“外围编辑”会是什么样?

“外围编辑”就像《1984》里的“Big Brother”一样,是一种抽象有具象的事物。你很难用一句话或者一个定义来准确的描述这样一群人,而他们却又无处不在。下面,我们试图通过一些标签式的解读来对这个群体做一个速写。

 

面貌特征:

一个“外围编辑”,她/他的网络社交平台上当然不会写着“外围”,往往他们可能写着“资深时尚编辑”的认证信息。她/他的朋友圈和微博上晒着品牌未上市的新品。各种时尚活动现场,我们总是看到她/他在第一时间发表微博签到“我在这里”,并并@种种名博大号以及品牌。她/他说起这个圈子里的谁都是“好朋友”。嗯……她/他看起来就是一个时髦的圈中人。

生存领域:

我们经常会在时尚发布会、时尚派对、时装秀场、各种红毯上看到她/他的身影。从她/他的朋友圈和微博中,你看到她不是在出席活动,就是在出席活动的路上。总之,她的生活圈子看上去就是“名利场”的缩影。

物种习性:

但,令人疑惑的是,总是看到她/他出席各种时尚活动,但是我们却从来没有看到她/他发表过一篇文章、拍摄过一套时装大片。

虽然她/他和人交流的时候都称自己英文名字,句句话带英文单词,说起Chanel要把后面的“l”读出来,说起Dior要读“r”的小舌音,却一句完整的英语都说不全。

她/他和众多名人合影,时刻能说出明星最新动向,似乎名人们个个就是她/他的亲戚和闺蜜,可是我们却没看她/他笔下出过任何一篇“专访”。

一到国庆、春节,她/他就在纽约、米兰、巴黎看秀,回来只看到她/他的一堆留影,而却不能在任何媒体版面上看到她/他出的时装周专题。

她/他24小时都在朋友圈上线,不是在五星酒店,就是在豪华餐厅,要不就是在度假中,好像她/他从来不用工作。

 

 

生活形态:

如果你觉得他们依然很陌生,也许下面的场景会让你更了解他们。

时尚发布会:她/他从抵达现场开始,用一直在手机拍摄现场摆放的新品、花朵、活动现场布置,自拍,甚至请旁边的人帮自己拍摄合影……然后发微信朋友圈。参加活动,他们从来不提问采访,也不关心新品是什么样的东西,拿到车马费就走人,唯一热衷的就是聊天换名片。当然,新闻稿会按照公关稿一字不差的发布。

时装秀场:她/他拿着邀请函抵达,甚至卡片上都不是她/他的名字。她/他第一时间手机在所有网络社交平台上签到“在这里”,发布自拍。整场秀,她/他没有一刻消停,一直在用手机拍照、拨弄手机屏幕。你甚至怀疑她/他都没有看到这场秀长什么样。

不过,在她/他的微博或者朋友圈上,你却看到用instagram精心修过的秀场照片。当然,前景往往是她新做的指甲,他的大牌手包……图片配的点评不超过20个字,例如“我很喜欢这个look”、“我真是钦佩XXX(设计师名字)的才华”、“秀场布置得很精致”、“很优雅”、“很复古”、“名媛范儿”、“简洁大气”、“时尚休闲感”、“充满细节之美”等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评语。光看文字,我们无从知道这场秀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颁奖礼红毯:当红毯环节已经结束,颁奖礼正在会场举行之时,总有一些人并不急着进入会场,还身着礼服流连在红毯上拍照,这其中就有她/他的身影。当晚,她/他的朋友圈和微博上一定有她/他出席XX活动的红毯照以及她/他与明星的合影,上书“又见X姐(明星昵称),今天的复古优雅造型很赞哦,真女神!”她/他的字典里似乎只有“复古、优雅、女神”来形容红毯着装。而,不明真相的群众以为她/他和明星一起走了红毯。

时尚派对:当活动进入高潮,她/他盛装翩然而至,满场都是她/他“亲爱的”。她/他目光如炬,在昏暗的光线下发现值得交往的新面孔,与之交换名片。当你拿起她/他的名片,那一定是“优雅、高端、大气”——纯色的卡片上只有她/他的花名以及一排电话号码;当然还可能是充满设计感到你拿到它都联想不到这是一张名片;又或是上面写满了“资深时尚编辑”、“造型师”、“设计师”、“时尚顾问”等等,你都不知道该用哪个title来称呼她/他。

她/他端着香槟凑过来,手上的配饰炫得你睁不开眼,香水味让你神迷,你以为她/他要说一些让你脸红的话,但她/他一开口:“下午的XXX你参加了么?一会儿要不要去XXX玩儿?明天你去XXXX么?XXXX邀请你了么?你认得XXXX的公关XXXX么?”

 

 

食物链:

黑格尔云,存在即合理。在我国时尚圈从无到有的短短十数年时间中,总需要一些专业与非专业的碰撞,需要一些催化剂和润滑剂。媒体需要雇佣一些人来攻克“资源”,品牌需要一些人来活跃气氛;明星需要一些人来帮他们安排版面;圈外人需要一些“看起来圈中人”的人牵线搭桥;总有一些人需要“被帮助”。在各个圈子争相“摊大饼”的时候,总会有一些边角料留下能吸引一些人来分食。但,有可能“分食”最后变“蚕食”,“大饼”可就没有想象中的“大”了。

  耶稣说:“你们之间谁没有罪的,就可以拿石头掷他!”身为中国时尚圈中的一员,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拿不起石头,拍胸脯说身家高洁清白,出污泥而不染。在社会聚变的时代,我只希望所在的圈子,多一些人做专业的事情,少一些“外围编辑”。

 

你就可以随身阅读“腾讯时尚”的最新讯息。

本期编辑

包韵
对于和穿衣服相关的事情,什么都知道那么一点……

资深圈中人当如是:

Anna Wintour
时尚杂志主编

“我觉得你们应该从助理做起,为一本杂志、一位设计师或者一个品牌工作。最重要的是从一开始就获得宝贵的经验,然后稳步提升你们的职业道路。生活正在前面等待着你们,不用太着急。获得的经验越多也就越会相信自己的直觉,别担心调研的结果,也别太在意别人的想法。”【详细

Isabella Blow
资深时尚编辑

在2006秋冬高级定制秀上,当设计师Olivier Theyskens一个人走到T台最前端,鞠躬表示Rochas这家有着86年历史的顶级时装品牌结束了的时候,Isabella Blow泪流满面:“这个功利的社会在折杀着美,那许多羽毛、刺绣、蕾丝以及巴黎女人对美的追求如今全都灰飞烟灭。”【详细

Alexandra Shulman
时尚杂志主编

“我宁愿死,也不去做SPA。怎么?一点也不符合Vogue的生活方式?大概不吧。我以前还做过《GQ》的主编,难道那就意味着从此以后我自己的生活就充斥着一级方程式赛车和招贴画女郎?”【详细

Grace Coddington
杂志创意总监

“我一直在这里工作,一待就是20多年。我不想被大众所关注,如果真是那样,那我就要停止染发,让白发全长出来,这样就没人能认出我了。我爱童话,也爱做梦。我要让现实和梦想互相交织,让读者在翻阅《Vogue》的时候面带笑容。”【详细

Carine Roitfeld
时尚杂志主编

当她还是《VOGUE》杂志巴黎版的主编时曾说:“做大从来不会让我高兴,只会让老板高兴。我的杂志好玩儿极了。我们是法国人;我们天生习惯了‘小’;我们可以抽烟;我们能做极其疯狂的事。我们有太多令别的地方望尘莫及的自由。” 【详细

王丽仪
资深时尚编辑

“在我的时尚工作历程上至今仍最为人谈论的,始终是我自1995年开始每季踏足巴黎和米兰时装周,采访秀场的台前幕后,报导最新国际时装趋势,以及独家专访不少国际时装界巨星,看尽他们的升降浮沉。当时每季由我亲力亲为编撰的巴黎和米兰时装周特刊亦由第一天开始已是市场上瞩目的焦点,因为从不曾出现过像这样实况报导的时装周特刊。”【详细

微博发言框

你以为“时尚编辑”应该什么样?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