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人说“高级定制”是一个女人的终极梦想,是时装艺术的实验室。但现实是,如今全球只剩下2000人还在买高级定制。商业化与固步自封正在蚕食高级定制,精致的手工、令人目眩的设计将成为历史。在这个网络化与快餐时尚一统江山的时代,高级定制存在的意义正在遭遇拷问……

 

  并不是每一件耗尽上百工时的礼服都被叫做高级定制(Haute Couture),并不是每一个权倾一时的设计师都能入席巴黎高级时装周。每一件高级定制 都是一座时光博物馆,一座艺术实验室,设计师可以无拘无束地发挥他们的想象力,他们用创意影响成衣;在这个T台上所发生的一切决定你日后的穿着,成为流行的时尚指征。高级定制就是时尚金字塔顶的神龛,意味着“极致”,同时也意味着“只适合被供起来”的命运。

 

  何谓高级定制?

高级定制, 法语叫做Haute Couture。它区别于成衣制作或快消大众市场,其设计必须是以其个人客户为目标群体而量身定制,即私人定制。在时装界,高级定制意味着奢华的制高点,拥有着高不可攀的特权。

高级定制服的超前创意,对于未来时尚走向有着极为重要的启示作用,其中许多的细小元素都会被应用在高级成衣的制作中,成为流行的时尚指征。这便是高级定制对于整个时尚工业最大的意义。

  高门槛的准入资格

我们所知道的高级定制品牌在法国受到法律保护。想要进入这一名单的品牌需要经过繁琐的申请程序,才能被命名为“高级定制”。1945年,法国政府为高级定制时装定下一系列准则:

1,在巴黎拥有一个最少15人的工作室,

2,能参加巴黎“高级定制服女装协会”举办的每年1月和7月的两次高级定制时装周走秀,

3,每次发布作品不少于35套,其中包括日装和晚礼服。

4,每款服装件数极少,并且基本由纯手工完成。

5,由法国工业部审批核准资格。

  

  少数派的游戏

能够称之为高级定制的品牌在1945年时还有1100家,到了1960年只剩下了25家。而2010年,正式会员仅11家。算起来这几年声名大噪的Armani Privé只是2005年加入的新成员。

  高价格,寡客户

高级定制价格上涨很快。一件Dior在1954年平均价格为12.5万旧法郎(相当于1983欧元),而如今则十倍于这个价格。

在宫廷制废除前,高级定制的客户主要是皇室成员。此后加入了名流、明星。1914年前,50%客源来自法国;一战后,多数来自北美、南美;20世纪70年代以后,主要客户来自中东、南美和远东。但是,这个客户名单一直在下滑。从1943年鼎盛时期的2万名直线下跌至1970年的2000名。

 
 

  高级定制服装有一道梦想光环,它看上去是一个由绸缎和珠片建构的梦想王国。但,别忘了,时尚业是门势利的生意,经济如此之差的当下,有几个人能玩得起这个梦想。在死撑着搬出一季又一季高定礼服的那些老牌时装屋身上,也看到了缩水的痕迹。这一季,守旧、实穿成为了高级定制的核心,五十年代风格遍布T台,处处可见乏味的不饱和色与白色调,“商业性”就像巫女的魔杖让精细的手工变得索然无味。

 

当我们曾经抱怨Galliano的戏装与妖姬妆容时,何曾想到Dior的舞台会变得如此“素净”。Bill Gaytten的团队虽然保证了Dior的经典元素和品质,但它们看上去件件似曾相识,40件高级定制看下来却记不住任何一套。也许,它们只需要很Dior就可以了。

Valentino从十八世纪启蒙思想中获得灵感,要讨论卢梭,要赋予服装思想。但我们所看到的是:精致的蕾丝和绣片堆积出的时装,也许是有古典主义的影子,但更像是它上一季的复制品。两位设计师不遗余力地重复着自己。

Giambattista Valli用蕾丝和花朵营造了相当1950年代的系列。50年代的确是高级定制的“黄金时代”,最后的优雅时代。但当1950这个词总被致敬、被重提、被复制,怀旧美好的意义早就被商业化阴险地消解了。

为什么Elie Saab是最受女星们追捧的红毯礼服?因为它永远都长着一张人见人爱的仙女面孔。永远是薄纱镶珠片,永远是花朵镶满裙身,你根本无从发现它每一季和每一季、每一件和每一件的差别在哪里。

Chanel的秀永远都是主题乐园。这一季,我们被带入了花巨资搭建的航空舱里。这个场景看上去既新颖又华丽,你期待会上演一场未来主义的前卫作品么?当然不会。Chanel就是Chanel,它将近百岁的老牌时装屋,拥有一大堆古董级手工作坊的经典品牌。它的每一件设计都要讲出处,而不是创意。天马行空对Chanel来说只是个包装,它销售的永远是经典。

阔别高级定制T台八年的Versace似乎以全新的面貌回来了。Donatella Versace称这个系列是“钢铁女战士”。去骨胸衣连身裤、钢铁质感,不能不说是相当出彩之作。似乎我们已经能想象Lady Gaga穿上这些太空感十足的作品时什么样子了。不过,太阳底下无新事,Dolce & Gabbana早在2007春夏时就已经让Gaga穿上了类似款。

Giorgio Armani说这一季的灵感来自破茧成蝶、巨蟒脱壳等“昆虫变形记”。那些甲虫幼虫般的美丽绿色成为了主题色。不过,抛开那些别致的色彩、令人称奇的印花面料,这些衣服看起来都是熟面孔:耸肩夹克、经典的套装,它们只是换了一个颜色和面料重新组合了一下就被作为新装推出。

 

Riccardo Tisci的Givenchy将哥特摇滚、街头潮流等亚文化嫁接到高级时装中的做法,已经从当初的惊艳沦为流俗,这是潮流的残酷所在。在这一季他试图把这些引入高级定制,有棒球服影子的夹克、镶铆钉的面料、锁链……这些看起来“酷极了”的元素,对于高级定制来说似乎过于市民文化。而被他称为本季“灵感之源”的Art Deco年代的科幻片母题却像个幻影。
 

  高级定制就应该是成千上万珠片、莱茵石制成的华服么?在2012春夏高级定制时装周的T台上,那些不那么“财大气粗”的品牌们在为自己寻找出路和生存空间。用露骨的噱头招揽媒体、用看上去相当实穿的款式招揽更多受众……但这样的高级定制还是高级定制么?

 

 Bouchra Jarrar的商业伎俩

 如果要在走秀场次上百家的2012秋冬巴黎时装周上搏出位,实在是一件难事。所以,聪明的Bouchra Jarrar选择了高级定制的舞台。她有不次于Phoebe Philo的品味,并且擅长在细节上做文章的大天才。2012春夏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上,她推出的这个系列实用性强、简洁利落、同时也不乏保暖和别致。但这些作品,明眼人都能看出,它是瞄准着今年冬天的市场去的,为那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Christine Lagarde式的女强人准备。至于晚礼服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由其他人去做好了。


 承载Zahia Dehar野心的衣服
 Zahia Dehar这个名字三年前是法国足球界蒙羞的“雏妓门”事件的关键词,如今却成了高级时装的品牌。如果这位出名于八卦新闻的19岁前性工作者都能用她的大脑为高级定制业添砖加瓦,高级定制就真是没有什么门槛可言了。这场名为高级定制内衣的走秀,看上去堪比红磨坊夜总会的“疯马”表演。当然,法国人总是很开明的,对待美人他们向来不问出处。Zahia Dehar的野心岂止成名这么简单,她要当时尚名媛。别忘了,曾经一统凡尔赛的杜·巴利伯爵夫人曾经的身份也比她金贵不了多少。


 Jean Paul Gautier致敬毒后
 蓬松的蜂窝头、标志性的黑眼线、紧身的铅笔裙……Amy Winehouse这位尸骨未寒的歌星又被挖出来进行涂脂抹粉。不过,这个噱头Amy在世时Chanel已经做过,而Gautier这回却弄得像个Cosplay。如果运动款的防风衣也能成为高级定制,那么Adidas是不是也能开一条高级定制线呢?

 

 找不到方向的Alexis Mabille

 2007年,刚加入高级定制行列的小帅哥Alexis Mabille曾被惊为天人。他那实穿性极强的设计、简洁流畅的剪裁、极具女性气质的款式宛如奢华浮夸的高级定制界的一股清流。但,这几季以来,他似乎正在遭遇设计的瓶颈。就像我们看到的这个2012春夏系列。眼熟的款式、毫无创造力的简单……这些不是用头顶花朵或绚丽的色彩可以解决的硬伤。如果一套高级定制只有在头戴那个巨大的假花才能被记住,那客户只需要去买那朵花就可以了。

 

 

  Bouchra Jarrar的办公室制服
Zahia Dehar 的情 趣内衣表演  
Jean Paul Gautie r的Cosplay秀  
Alexis Mabille的 顶花表演  
微博热议:上传你最爱的那套#高级定制#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对本季的高级定制,你怎么看?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