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隆的中国之行场面火爆程度令人咂舌。四川美院的讲座之后,在他的Twitter上发言说:“四川讲完了,来了一千人!”次日,北京中央美院分了两个厅来容纳观众,不能进场的人们坐在场外台阶上看投影。这看上去不是艺术讲座,更像是摇滚音乐会、或者说是宗教集会。这个不修边幅的日本胖子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

 

  如果说谁是当今“最有名气”的日本艺术家,那必然是他。他和LV跨界合作的手袋让他声名大噪。他一件作品能拍卖上亿日元。他在凡尔赛宫里展出卡通手办,把爆乳的漫画女主角搬进博物馆,让御宅族和萝莉控成为fine art。他说:“艺术是发挥想象力的生意”,并强烈质疑“以需求为优先,是做不出好作品的”……他的作品惊世骇俗,他的理念耸人听闻。

 
1
他是出租车司机的儿子
村上隆出生在东京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父亲开出租车,母亲是家庭妇女。他随着日本经济腾飞成长起来。在东京艺术大学读书时,他曾经买完画具口袋里一文钱也不剩。
2
他是日本最赚钱的艺术家之一
2006年,村上隆的作品在拍卖会上,喊出了一亿日元的价格。自从2003年有一幅作品被以6800万日元交易以来,他的作品就被形容是“日本人单件艺术作品的史上最高价”。但他并不觉得自己作品价格“非常高的金额”。
3
他与LV合作的手袋妇孺皆知
村上隆也许是时尚界最喜欢的艺术家。他从2003年开始与法国奢侈品牌LV合作出版各种印花手袋,被全球奢侈品爱好者追捧,成为商业影响艺术的经典案例。
4
他把卡通漫画搬进了法国凡尔赛宫
村上隆的作品以“平面化”、卡通和性暗示著称。2010年他把22件作品带入了法国皇宫凡尔赛,打造成一个日本动漫世界。法国保守主义者对此反弹极大,认为这次展览“傲慢无礼且十分荒诞”是对欧洲文明心脏“一次严重的攻击”。
 

   在我们这个经济快速增长的国度,“成功”成为了一把标尺。面对这位“日本艺术界的李开复”、这位普遍意义上的“成功艺术家”。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想窥知“村上隆的成功学”:如何从一个默默无闻之辈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如何才能把自己的作品印在LV上?如何才能把自己的艺术品卖出1亿?

 

这的确是一种妥协。但是如果把这个合作放在一个很长的时间空间中,它有着另一种意义。LV的广告渗入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产生着巨大的影响。我和LV的合作也成为了一种艺术与商业合作的典型案例。要知道我和LV签订的契约书有100多页,像一本书一样厚。在这个契约结束以后,它会变成一个作品。我们可以把“村上隆的LV”和契约书一起放到艺术馆展出,它就变成了一种作品。

我并没有选择LV,是LV找到我的。但是,我想说,艺术家与品牌的结合是当下的趋势,必然的潮流。现如今,世界经济持续走低,艺术家不能等待着品牌的邀请,应该积极主动地去和品牌合作。这才是生存之道。对于我个人而言,与LV的合作当然意义重大,但放置整个艺术界,这只是过往的风景,并没有什么深远的意义。

时尚品牌与艺术家合作如今已经司空见惯。但是,当时LV找到我合作时,我也挣扎了很久。这个合作刺激我有更多创新和想法,让我的作品与大众发生更多关系。

艺术是让大家在瞬间了解世界的不可预测的局势的媒体。我的自由,就是指的这个“瞬间”。与企业、品牌的合作,是一种“新的相遇”,他们也许会给创作带来一种新的灵感,这就是我所说的自由。
   所谓的艺术家的自由,必定是在死后获得评价,才能获得自由。我只能在现世不断抗争,也是我创作的过程。自由不在现世,而在后世。

 

   村上隆的“艺术是发挥想象力的生意”,他道出了他的本质,并为此努力、并因此获得成功。他的直白,是不是反衬某些人的虚伪?

 

艺术是发挥想象力的生意!

 

艺术作品本身不重要,介入社会才有意义。与社会契合是当代艺术的出路。

 

艺术家只有在死后通过作品在后世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只要活着我就要受到世界的各种束缚,但我一直与这世界上的束缚斗争!

 

就算我死了,艺术也会存活下去。为此我要继续准备下去。只不过,唯有作品,为了将作品传给后世,我要投注所有生命灵魂去战斗,做出随时死不足惜的作品。

 

艺术的顾客是极奢华的有钱人。所以,艺术家首先必须接受价值观完全不同的人才是客户的这个现实,必须去思考原本无法互相了解的人,要怎么样去更深刻、更缜密地交流。

 

对艺术家来说,建构独自的经营哲学,跟作品一样重要。

 

金额是评价当中最容易了解的轴线。

 

   这是村上隆受“中国首本艺术时尚杂志”《芭莎艺术》邀请头一遭踏上中国的土地,中国人民的热情让他受宠若惊。2011年5月16日晚上,村上隆在四川美院讲演玩之后,在Twitter上发言说,:“四川讲完了,来了一千人!”次日,飞往北京,这种盛况未减。北京中央美院分了两个厅来容纳观众,报告厅容纳不下的观众坐在场外台阶上看投影。一双双眼镜充满了崇拜、热情与渴望。这看上去不是一个“艺术讲座”,更像是一场摇滚音乐会、或者说是一种宗教集会。观众正是来膜拜这位“成功者”,探究他的“成功学”。

 
我想对村上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