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踵而至的猛料如同一挂没有尽头的鞭炮,噼里啪啦地炸个没完。故人暂别,新人登场,重头戏一幕接一幕,毫不节制。这个挤满了“高潮”的季节,让那句俚语重新闪入脑海:No news is good news。

 
事件一 Galliano终被逐出个人品牌  
John Galliano日前被自己的同名品牌解聘。上个月因反犹言论而被Dior解聘之后,他的同名品牌John Galliano的形势就不再明朗,Dior公司持有该品牌91%的股份。
时间 3月-4月
品牌 Dior
人物 John Galliano
  没有Galliano谢幕的Dior秀 Dior 2011秋冬秀 
事件二 Balmain设计总监离职  
Christophe Decarnin可以说造就了法国时尚老牌Balmain的复兴:家喻户晓的耸肩外套,烧毁T恤,大量手工串珠装饰的超短连衣裙和紧身窄腿裤。但,如今他却因所谓的“精神问题”要离开。
时间 4月6日
品牌 Balmain
人物 Christophe Decarnin
 

2011秋冬秀Christophe Decarnin未出场谢幕

今年3月的Balmain 2011秋冬女装秀上,设计总监Christophe Decarnin未能出场谢幕。Balmain 2011秋冬女装秀的造型师Melanie Ward曾透露说:“Christophe Decarnin在设计完这个系列之后实在太累了。”Balmain的首席执行官Alain Hivelin当时也对媒体解释说:“Christophe Decarnin需要休息,但并不是离任。”

一个月后Balmain宣布Christophe离任

仅仅过了一个月,Balmain就在近日宣布了Christophe Decarnin正式离任的消息。Christophe Decarnin因为饱受工作压力的困扰,而出现了严重的疲劳与抑郁症状,在2011秋冬女装秀上演之前,就已入院接受治疗。业内,对于这位设计师的精神状况也是极为关心。

实际上,设计师和Balmain巴尔曼董事长兼CEO Alain Hivelin的紧张关系已经愈演愈烈,两位对于品牌的发展趋势和营销策略方面有着非常大的分歧。Alain Hivelin在品牌销售增长超过50%的高速增长下,想要拓展轻奢华路线的Balmain Blue,而这一直被Christophe Decarnin所鄙视,并且从未投放市场。

 

  Galliano事件一度掀起轩然大波,但现在更多人关心的是:“谁将会取代他”?不仅仅是ChristianDior公司。Balmain, Azzaro, Trussardi,甚至还有Chloé公司,它们的艺术总监一职都在虚位以待。。

 

有些公司还涉及到总裁与设计总监合作的问题。例如在Kenzo公司,自从Eric Marechalle担任总裁一职之后,市场就在传言品牌是否会与AntonioMarras合作。另外,纪梵希前总经理Fabrizio Malverdi执掌迪奥男装后,有关纪梵希现任艺术总监Riccardo Tisci是否会转任Christian Dior艺术总监的传言就愈传愈烈,因为这两人一直以来都是合作搭档。

如果Riccardo Tisci执掌Christian Dior公司艺术总监一职,哪谁又会取代他在纪梵希的职位?Haider Ackermann的呼声极大。为人低调但又颇得欣赏的他似乎还未符合LVMH集团的标准可以直接晋升Christian Dior公司,但却完全能够胜任先行进入集团,以后再平步青云。这与此前Galliano的晋升路线完全一样。纪梵希公司似乎已经成为进入LVMH集团旗下时装帝国的首道门槛。

 
人事震荡未见得是坏事  

动荡不定的不止是设计师工种,整个时尚圈向来如此,只不过,今天新人笑,旧人可未必在哭。被风传了一整年,接替Anna Wintour位置的Carine Roitfeld,同样在风头正劲的时候“急流勇退”。真的被下属Emmanuelle Alt顶替。而看似悲催的Carine Roitfeld倒并不以为然,离职之后迅速抛出几个爆炸性的烟雾弹,包括联手Tom Ford打造女装;入主法国版《Bazzar》;甚至和Hedi Slimane联手复兴Christian Dior。名副其实是低位入货,高点抛出的精明。虽然,最新一轮的时装周,前排座椅上已看不到Carine Roitfeld的身影,可取而代之的是,无数她以更亲密姿态在后台与设计师们谈笑风生的画面,明明是败子,却被人家扳回局面。

神马事情都可以拿出来炒,今年真是个多事之春,旧将离职,新帅上马的新闻确实挨个像排好日程一样,轰炸过来。今日不同往昔,群雄逐鹿,我们正处在又一个新旧交替的关卡,似乎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在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生,可坏消息有的时候反倒成全了一桩美事也说不定。
 
 
 

 

 
“叫好不叫座”简直毁了一批人。当初, Nina Ricci为此踢走天才设计师Olivier Theyskens把女魔头Anna Wintour的鼻子都快给气歪了。“××虽好,还要大家喜欢”这句话一点没错。换不来钱的设计,现如今就不是好设计。事实也证明了,自从Olivier Theyskens千辛万苦入主Theory之后,设计风格也180度转弯,双脚踩着油门地向实用派靠拢,才得以重新杀回主流评论区。再往前数,Donatella Versace当年临危受命接掌品牌时,也面临同样境遇,Versace险些一蹶不振,还好品牌及时调整策略,重金拉拢明星,风格也从明星款礼服转而大面积投向职业套装,才得以挽留一线生机。不过,最显著的例子还是Céline,当年Micheal Kors一度将品牌经营得有声有色,但因为个人原因随后辞去设计师一职,由颇有潜力的新人Ivana Omazic接任,不料虽没出什么大纰漏,但是无奈品牌就此销量一路下滑。只需做一个最简单的对比,自当红设计师Phoebe Philo重新接管设计一职后,每一季光是配饰系列即便定价令人咋舌,也总是面临脱销的局面,而相比之下Ivana Omazic时期的作品,成堆地堆在Outlet自降身价地以三折出售也无人问津。有此成功案例,怎能不引得各路品牌换帅试金?
 

 

 
即便设计叫好又叫座,也还有另外一重鬼门关——是否能和领导搞好关系。妥协还是坚持貌似一直是导致众多才华出众的圈内人黯然离场的关键。远有Helmut Lang、Jil Sander抛下个人品牌奋而退场的壮举,近有Christophe Decarnin不服管被踢走的现实教训。设计师的思路能否和品牌的营销战略达成一致,决定了前者是否能稳坐帅位的关键。如今如日中天的Alber Elbaz,放到十几年前出任Yves Saint Laurent设计总监之时,也不过三季便卷铺盖走人。不论Yves Saint Laurent本人有多中意这位后辈,但实在敌不过高层老板钦点Tom Ford。所以,你瞧如今有资格稳坐帅位10年不变的人物,Tom Ford、Marc Jacobs,除了有一身真武艺外,还得深受老板的宠信。最新具备这种资质的非Riccardo Tisci莫属。另外,也有消息风传,一直沉稳经营Yves Saint Laurent的Stefano Pilati最近也面临不讨领导欢心的窘境。所以,要想坚持自我,还得自个儿在品牌里下工夫。
 

 

 
明星造型师Rachel Zoe挺着六个月的大肚子仍在自己的节目The Rachel Zoe Project里为Kate Hudson、Jennifer Garner、Cameron Diaz打理造型,天知道她那一小时800美金的收入,足以抚平怀孕期间没有好好休养带来的“创伤”。在分分钟有可能OUT的时尚圈里,结婚生子也是挑战事业攀升的重要障碍。尤其对于女设计师来说更是如此,在去年的街拍照中经常见到Stella McCartney挺着肚子步履蹒跚的样子。但辛苦归辛苦,一年两季的时装周,她可是一场都没有缺席。不过,也有相当自信的选手。四年前,Phoebe Philo在Chloé正迎来事业第一个高峰时,毅然决然地辞去工作,回家做足三年的家庭主妇。以为时尚圈就这么弃她而去吗?三年之后,不但重新谈定身价,Céline更应她的要求把设计总部搬至伦敦。以她目前的成绩来看,绝对物有所值。
 

 

 

谁敢说稳坐Christian Dior的John Galliano此次闯祸没有“鸭梨”太大的嫌疑?如果不是这样,怎么会像报道中所说的日日借酒消愁?Alexander McQueen的去世也不无类似的原因。据报道披露,在时装周三个星期之前,新系列的大部分工作尚未就绪,就算在去世当天(离时装周开始只有一周时间),半个系列的成衣还尚未诞生。失去母亲,也将这种膨胀放大到前所未有的局面。

尽管如此,设计师们所面临的压力与模特比起来立刻相形失色。几季之前Sasha pivovarova仍是Model.com上稳居前三名的超模,但来到这一季她已经跌出前20位的榜单。传说上一季春夏,为了参加更多时装秀的演出,她把自己本就单薄的身材愣是减到90斤以下,不过,即便如此,这样的付出也没有帮她重新挤进前十名。作为模特被取代是迟早的事情,但曾经享受过在巅峰的成功,如果有朝一日真的要面对低谷,压力也可想而知。

 

 

 
虽然,前任的离去令人惋惜,但是这无疑也给了后辈更多出头的机会。然而,这几年,年纪轻轻便功成身退的更是不在少数,早前,让Dior Homme登顶的设计师Hedi Slimane便是最典型的一个。对着满世界的鲜花和赞誉毫不犹豫地退出,潜心钻研另一门时尚领域的课题——摄影。此后,他非但没有退出大众的视线,反而在时尚杂志上频繁出现他的作品,令人更难忘怀之余,还对他有了更多敬重。在杂志圈有头有脸的Carine Roitfeld和Katie Grant也如出一辙,前者辞职后把自己经营得越发具有明星的神秘感,后者则在一手创立的《POP》杂志广受好评之时全身而退,另开炉灶创建了《LOVE》杂志,依然受到无数褒奖。也有另辟蹊径,扭转颓势的。比如,现在风头无两的街拍摄影师Garance Dore原本专攻时尚插画,也只能捞到一些时尚杂志零碎散活,而与摄影师男友交往,改道街拍后,马上做得风生水起,待遇直从场外路人变成秀场头排客,可见换手如换刀。
 
    时尚圈事非多,快来说说时尚圈那点事!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