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一:珍爱生意,远离“鬼才”

在时尚圈,我们习惯把藐视规则不循常规,风格诡怪奇谲,想象力天马行空,视“衣不惊人死不休”为己任,“跌破众人眼镜”为成就的这么一类人,叫“鬼才”。时尚史上很多改变一个时代的里程碑式的成就,几乎都是这种人所为,一如Tom Ford,一如John Galliano,一如我们永远挚爱的Alexander McQueen。

“鬼才”比天才更趋于道者,而在大道隐于市的今天,他们与时尚这盘生意渐行渐远。毕竟,相比起叫好,时装屋背后的大老板更喜欢听到的是叫座,更希望为自己卖命的设计师不仅仅只是出色的“玩家”,更是聪明的“卖家”。

于是当今绝大多数的时装屋,在这个非常时刻,采取了更务实的选帅策略。前不久,短短一周内,Emanuel Ungaro、Hermès和Alexander McQueen三家知名时尚大牌宣布了新的设计师人选,而这三位新帅,别说鬼才,就连声名显赫都谈不上。远离“鬼才”,在时尚品牌看来,尽管心存不舍,却是完成自我救赎的无奈之选。念旧情,当然就更是个传说了。

【相关连接】:时装界进入后巨星时代  三宅一生品牌集团掌门大换血  Theyskens成Theory新帅只为做平价

 

救赎二:不熟,也得厚着脸皮装熟

 

万人空巷往往被用来形容一项非常受人瞩目的社会盛世,四年一次的世界杯开赛在6月中旬开幕后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这对在差不多同一时间举行的2011巴黎男装周来说,好像应该是一件非常头疼的事情。都去看世界杯了,谁还关注时尚品牌的走秀?

但事实证明这个担心是多余的,时尚品牌早就打好了如意算盘。各时尚大牌纷纷以各种形式和理由热情“掺和”这项从表面上看来和时装并“不熟”的体育盛事,简直是无孔不入。这样见缝插针,不熟也得硬着头皮“装熟”的情况,更是在社会名流的婚礼,或者是热门电影的上映这类焦点事件上愈演愈烈。时尚大牌的这种自救方式,导致他们不但没有被淹没,反而踩在与他并不熟的人肩上,因此更受瞩目了。

 
1
Louis Vuitton插足世界杯
南非世界杯开赛前夕,Louis Vuitton为大力神杯量身订做客制皮箱以供收纳。
2
时尚品牌抢滩世界杯热潮
毫无疑问,世界杯的球场已经变身成为堪比巴黎时装周的时尚秀场。
3
Rimowa为德国队出征做包包
奢华箱包品牌Rimowa为此次德国队出征南非提供特制箱包,也是想借机炒作自己。
4
Cavalli为Shakira设计舞台服
Shakira演唱世界杯主题曲,老牌Cavalli决定为她设计演出服,达到宣传自己的目的。
5
Armani趁世界杯猛推代言人C罗
Armani趁着新科代言人C罗出征南非的时候曝光最新拍摄的大片,不得不说早有预谋。
6
克林顿女儿大婚 谁做嫁衣
克林顿女儿婚期在即,势必会引起各大品牌见缝插针,跑上门来争相为其设计婚纱。
7
Bershka为《暮光之城》3推出T恤
Bershka趁《暮光之城》3上映之际推出主题T恤,借电影热度提升销量。

救赎三:移情别恋是为了永不分离

 

十年之前,当很多时装设计师还成天呆在工作室里,埋头钻研各种剪裁的奇淫巧计时,Tom Ford以一句“时尚不只是穿衣打扮,更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为耍剪刀的裁缝们打开了另一扇门。可能这样的言论在当时会遭到“动机不纯”或“对时装缺乏忠诚”这样的质疑和诟病,但谁也没有想到,当年的“不够专一”变成了现在的“不能够专一”:一心一意为人量体裁衣的设计师纷纷破产倒闭,最终和高级时装死在了一起;而终日四处拈花惹草,不务正业的花心大少却在危机四伏的艰难时刻自救成功,最终免于一死。“移情别恋是为了永不分离。”这句貌似自相矛盾的话背后揭示了一个最简单的经济学原理——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在后经济危机时代的时尚圈,这简直成为了自我救赎的金科玉律。

 
Gucci为酒店穿衣
 

继Armani之后,意大利著名时装品牌Gucci也将进军酒店业,将于今年底在中东迪拜开设第一间Gucci酒店。

Missoni为水瓶穿衣
 

意大利时装品牌Missoni以印花闻名时尚界,这次他将印花图案搬到了矿泉水品牌S.Pellegrino的瓶身上,而不是人身上。

CK为Mini汽车穿衣
 

CK不再是只能穿在身上的衣服,更是披在汽车身上的时装。最近,包括CK在内的几个时装品牌为Mini汽车设计了新装。

Feragamo为iPad穿衣
  鉴于iPad的销量与日俱增,包括Ferragamo,LV,Gucci在内的时尚大牌都加入到为iPad穿衣的队伍中,乐此不疲。
Dior为眼镜穿衣
  最为夸张的就是Dior,竟然爱上了为眼镜穿上一件贴身内衣——隐形眼镜的工作,不得不说跨度太大了。
救赎四:附庸风雅,哪怕欺世盗名
1
时装设计师偏爱用画笔装饰自己

  时装设计师Marc Jacobs说:“我们也许无法成为真正的艺术家,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放弃对艺术的欣赏和拥有。”自诩为“第八大艺术”的时尚行业,偏爱用画笔装扮自己,从达芬奇到Andy Warhol,古今名家画作早已被无数次裹在女人身上。而在今天,Burberry更是动员起当代画家为自己最新发布的时装画油画,各大品牌也纷纷效仿,以出现在各种画作中为荣。

2
时尚附庸艺术,为自己“镀金”
  艺术其本身存在的艺术价值完全可以提升消费品的身价,为后者赋予更具内涵的消费品位,尤其对于价格高昂的奢侈品来说,完全可以摘掉空洞、“大金牙”帽子,以高段的手法满足购买者的虚荣心。这也正是时尚大牌把不惜一切代价地附庸艺术作为另一根救命稻草的原因。
3
欺世盗名来的风雅并非长久之策
  欺世盗名来的风雅不能长久,真正让时尚更精彩的往往是一半是艺术家一半是时尚商人的积极分子,他们将各种艺术形式引入时尚,而不仅仅只是个噱头。事实证明这股风潮非常受大家的欢迎,平常生活中能让人们感觉到时尚的力量。
救赎五:能屈能伸,枯木也能逢春

时尚大牌在以雕塑他人气质为己任的同时,也并不能保证自己能在面临生死考验时,能保持气节。向来无比自恋自傲、不可一世的时尚之徒,也为五斗米折腰,低下那颗高贵的头颅:为求上进,拍马屁算什么,作男宠都行;为免一死,被冠上“遗产”的晦气称号也忍了;为搏眼球,被人拿来恶搞一番也一笑了之;为打销路,昔日不齿的敌人也笑脸相迎成为伙伴。以前说“时尚界没有什么不可以”是赞其创意无限,现在则成了一出“变形记”的协奏曲。

马屁算什么,做男宠都行
  巴黎的一个新生品牌Nous Sommes,设计了一款Karl头像的项链,只为了能引起老佛爷的注意从而迅速上位。果然老佛爷得知后竟然亲自出镜示范,这样的宣传效果比广告性价比高得多。
奋力求生,好死不如赖活
  用“好死不如赖活”来形容现在的Christian Lacroix再合适不过。这个不幸破产的法国老牌高级时装品牌,竟然不惜向国立艺术博物馆捐献11件时装,而后以“法国文化遗产”的名号复活。
任人涂抹的爱马仕
 

Hermes在全世界人民的心中一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高贵形象,最近确破天荒般的举办领带设计比赛,任何人都可以设计自己的爱马仕领带。爱马仕都可以任人涂抹了,生意唔易做啊。

奢侈品转投网络广告
 

一直以来,“高端”的时尚大牌将“低端”的网络平台都视作洪水猛兽,而迫于网络发展的迅猛势头,81%的时尚品牌高管“不耻下问”,有意在2010年增加数字化营销方面的投资。

基本上我没说什么,等你补充…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