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Givenchy和奥黛丽·赫本一起成为简练优雅代名词,在如今的时尚圈Givenchy又以强烈的哥特风格赢得追捧,成为潮人的标志。郭德纲却因身着一件Givenchy 2010春夏款的Tee而遭到“时尚审问”。难道黄伟文、韩火火穿得,郭德纲就穿不得?穿高级时装难道也有准入门槛?

 

  当你看到某些人穿上你心仪的时装,你会立即打消购入的念头,这种人叫做“品牌杀手”。现如今的世界,“品牌杀手”横行,满目可及“花得起钱,穿不对衫”的人。高级时装不再“高级”,有钱有名就能大牌加身,和阶级、地位、职业没有任何关系。高级时装是这样消费的么?

 
  穿Givenchy的郭德纲 明星最怕撞衫,最可怕的也许是与郭德纲撞衫,潮款瞬间变作老头衫。

“中国新潮男”还是“土包子”?
  最近,网上一则“郭德纲穿Givenchy 2010春夏系列的印花Tee”的帖子被疯狂转载并配以“郭老师把国际大牌穿出了国产范儿”、“Givenchy赶紧把这两件衣服给销毁了”、“Givenchy设计师听闻后,昨天哭了一整夜”等尖刻评论。更有网友制作讽刺图片,模仿郭德纲的口音将Givenchy称之为“鸡烦洗”。
   Givenchy这几季的时装以华丽的哥特风令潮人着迷,也因为过度的炫目让“一般人士”望而却步。看看右图麦当娜小男友的T台演绎,有几人敢于挑战?
   但,说相声、“吃大蒜”的郭德纲就敢于直面潮流,不惮以此最难穿的潮品加身,一下子把“喝咖啡”的周立波那“只穿Armani”的“糟糕”品位甩出去好远。哥穿得是前卫潮品!

潮人穿得,郭德纲穿不得?
  Givenchy是潮品,当然少不得潮人演绎。
  韩火火以他的“阴柔”范儿来展现他对Givenchy的“理解”,黄伟文以他的“霸气”来展示Givenchy的富丽,彭于晏把Givenchy穿出了小清新。
  一个人有一个范儿,郭德纲穿的就是“鸡烦洗”范儿。难道潮男穿得,郭德纲就穿不得?难道前卫高级时装和相声就不能和谐共生?难道脚上还沾着泥就强行要穿Armani的人不配消费高级时装?

中国先富起来的人们和郭德纲一起需要学习的是:
  1,得明白“花得起钱”并不代表“穿得对衫”
  1,得明白Givenchy和老头衫的区别在哪里
  2,得明白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当曲艺大腕都穿上大牌 曲艺大腕们用大logo加身就能去掉身上的土腥味么?
周立波是个品牌爱好者。他爱用“喝咖啡”、穿Armani西装来区分于北中国地区那些曲艺大腕:“我的西装是Armani的、眼镜是Dolce & Gabbana的”,出场前要喷一点Hermes香水。
  不管周立波的Armani是一线的Giorgio Armani还是二线的Emporio,他似乎最能代表国人的品牌消费心理:要用品牌大logo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可他还是个市井模子。
2009年6月,赵本山在上海做客讲学,一天内换了两套衣服跑饭局,新潮棒球帽,大直径腕表,最吸引眼球的还是脚下的荧光色LV高帮跑鞋。这是当年Louis Vuitton最潮的涂鸦系列。
  不过和他的潮鞋形成对比的是上身宽大的“老头衫”(也许它价格不菲,也许它系出名门),迅速令LV跌价成地摊货。相信LV的设计师Marc Jacobs看见如此着装也会垂泪。
郭德纲穿Givenchy图片在网上被风传之后, 不少网友爆料出若干相声演员和喜剧演员的购物习惯,其中最意外的是郭德纲说侯耀华是非Hermes不穿的。
  “非Hermes不穿”显然比周立波的偏爱Armani来得更具震撼力。不过,周立波的Armani穿得像演出服,侯耀华的Hermes看上去更像是“倒爷”范儿。不知道他除了明白Hermes的贵之外还从Hermes身上看见什么?
  大牌加身≠好品味 高级时装正在失去它的“光环”,只要有钱,谁都可以大牌加身。
 
 

  品牌需要曝光量,需要知名度,高级时装亦然。因此,才有了对明星的“赠穿”、高额明星代言费、明星街拍“潜规则”。但高级时装需要和最红的人站在一起么?Givenchy需要郭德纲这样的“宣传曝光”么?

 
  穿Givenchy的赫本 她说:“好好照顾你的衣服。因为这会影响到你给别人留下的第一印象。”
她是Givenchy式优雅的代名词
  时装,只有穿在恰当的人身上才能演绎出它真正的味道。
  1961年,当奥黛丽·赫本穿着Givenchy的黑色长裙出现在《蒂凡尼的早餐》中,Givenchy立刻和赫本一道成为电影史上不朽的丰碑。
  赫本与Givenchy的梦幻组合在20世纪60年代的时装树立了一个优雅的样板。Givenchy为赫本在《蒂凡尼的早餐》、《萨布琳娜》、《甜姐儿》、《谜中谜》等影片中设计的戏服,引领起一波又一波的时尚风潮。
  其实,Givenchy与赫本的合作并不是因为赫本是一位大明星。1953年,刚刚饰演了《罗马假日》赫本在欧洲还名不见经传,她来到巴黎拜谒已负盛名的Givenchy先生。设计师只当她是个不入流的小明星,却被她换装后的亮相惊艳了,立刻赞助了她在《萨布琳娜》中的所有演出服。从那天开始,他们之间的友谊一直持续到赫本去世。
  赫本与Givenchy结缘是因为她自身古典与现代兼具的气质高度贴合Givenchy的美学诉求;而非她作为“明星”的身份。
 
  他们令大牌熠熠生辉  
YSL遇上德诺芙
 

德诺芙代表了“完美的法国女人”,YSL代表了“完美的法国时装”。从60年代至70年代,德诺芙所有的戏服,都是由YSL时装屋提供。 Saint Laurent曾说:“我所有的衣服都是为德诺芙设计的”。

Chanel的梦露味道
 

1960年代,一位记者采访美国性感巨星玛丽莲·梦露小姐:你穿什么睡衣入睡?她娇媚地回答说:A few drops of Chanel NO.5.(擦几滴香奈儿5号而已)

 

Agyness穿热一件Tee
 

超模Agyness Deyn不仅是设计师Henry Holland的密友,更是Holland的灵感Muse和幸运星。在她最走红的2008年,她让Henry Holland设计的“标语T恤”风靡高街,成为2008年的最IN潮物。

Armani因他爆红
 

1980年的《美国舞男》是明星和品牌相互作用的典范,从这部电影开始,时尚品牌了解到了明星的力量。Richard Gere整整一个衣柜的衣服是由Giorgio Armani制造的,他也推动了Armani的职业生涯。

Carrie最爱的那双鞋
 

风靡全球的美国电视剧《欲望都市》让人们记住了四个时尚女人和一双叫Manolo Blahnik的鞋子。Carrie即便是被抢劫,也不忘:“Please don’t take my Manolos!”

 

  大牌准入门槛 明星穿衣的潜规则 “形象气质不符合的不行,不够级别的不行,这就是品牌定位,只为少数人服务。”
一件大牌的流通过程
一件新出品的大牌时装的展示流程大致有这样一条默认的基本法则:从欧美到港台,最后走来内地,从顶级明星、一流明星再到二、三线明星……以此类推,绝对先后有别,这是时尚界的约定俗成。【详细】
大牌不是所有人都能穿
除了具备最大的名气,还得让一班真正花钱买衫的人们满意。2001年,如日中天李玟却因穿着Chanel而遭到香港一帮Chanel消费者的质疑,认为其气质跟Chanel不合。最终,李玟只得卸衫退场。 【详细】
超模潮人都是十穿九赠
穿大牌自己掏腰包?那充其量是三线明星在打肿脸充胖子,真正时尚宠儿都是免费体验、收钱穿衫。大牌巴不得让这些时尚杂志的封面人物、街拍博客上的热点面孔在“不经意间”穿着它家新款招摇过市。【详细】
小艺人借不到大牌
品牌公关对待知名艺人与小艺人的区别就是天堂与地狱。因为对于大牌明星来说,小艺人先穿过的他们不会再碰的。于是,对于小明星,品牌公关会以某艺人“气质不合”为理由,拒绝出借服装【详细】
穿不着也别穿赝品
2006年初,向来是时尚宠儿的Courtney Love穿了一件Chanel的冒牌货。她为那件冒牌货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丢掉了数份商业合同,还被设计师Karl Lagerfeld取消了预订的新款Chanel时装。【详细】
小艺人如何圆大牌梦?
像某玉女明星那样山寨一件,但对于未来的时尚之路无疑是一场重创。花重金购入,就像郭德纲先生这样,成本无疑是高的。请服装师用各种旁门左道的方法搞定,当然不能保证衣服的“原装性”。【详细】
 

  “不是所有人都穿了就代表我们受欢迎,这种流行我们不稀罕。”也许最顶级的品牌能有这样的魄力。现如今,经济不景气,时装能卖出去就是万幸。而且郭德纲穿Givenchy的行为本身肯定没有错,甚至一件衣服如果不能卖给一个有名的胖子的话,品牌究竟还能指望多少身材曼妙的有钱客户来埋单?面对财主,让我们听听设计师如何表态。

 
对于郭德纲穿Givenchy,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