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VOGUE》的那些时尚流言_时尚频道_腾讯网
   

 

法国女魔头辞职让《VOGUE》成为八卦焦点

12月17日,法国版《VOGUE》主编Carine Roitfeld离开了她掌门10年的《VOGUE》杂志社。

据称,Carine Roitfeld辞职并非个人意愿,而是被《VOGUE》所属杂志集团康泰纳仕解聘。起因于法版《VOGUE》12月刊时与奢侈品业巨头LVMH集团一个合作计划。由于Carine Roitfeld没能使LVMH满意导致合作告吹,LVMH集团老板向康泰纳仕老板施压,导致其丢了饭碗。

 

流言一:《VOGUE》的前世今生大起底

关于《VOGUE》诞生记的流言——从珠宝杂志到时尚圣经的华丽转身

现存的官方资料显示《VOGUE》最早诞生于1892年,但你可能万万没有料到,传说中《VOGUE》诞生之初只是一本销售量不怎么高的珠宝杂志,还是本周刊,和时尚圣经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至于是如何和康泰纳仕集团扯上的关系,也还有这么一个有趣的传说。号称当年Conde Nast先生上街前问妻子需不需要给她带点什么,妻子百无聊赖中随口说道:“哦,你帮我买本《VOGUE》吧。”结果出手阔绰的Conde Nast先生买下的不只是一本《VOGUE》杂志,而是整个杂志公司,并以自己的名字给新公司命了名——康泰纳仕集团。

在经历了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后,被传媒大亨Samuel Irving Newhouse以500万美元的优惠价买下。在其家族精明的商业运作下,《VOGUE》很快便成为了公司里最赚钱的杂志,逐步走上了时尚圣经的神坛。

尽管关于《VOGUE》起源的流言幽默感十足,但《VOGUE》在诞生之日还是开创了很多业界的“第一次”:

世界上第一本聘用艺术家担任杂志摄影师的杂志,以及世界上第一本用彩色摄影表现时装作品的杂志。

 

流言二:大方or抠门,VOGUE的双重金钱观

编辑开销必须浪费
 
 

《VOGUE》作为全球最高端的时尚杂志,自然是少不了砸钱做事,其挥霍程度完全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VOGUE》的前编辑总监亚历山大·莱伯曼有两句名言:“浪费是我的信仰”和“浪费对于创造力非常重要”。他叫公司长期为他在巴黎的一套公寓付租金,但每年时装周的时候他自己却从来都不入住,只住丽兹酒店里。

高层的那些主编们所构成的精英团队,过着高爵重禄的生活,公司给他们买他们自己挑选的汽车并包括司机的费用,还向他们提供无息贷款,供他们购买与身份相匹配的房子。

  模特工资必须拖欠
 
 

波兰名模Anna Jagodzinska上诉经纪公司非法侵占其劳务费用。在Jagodzinska提交的各种资料中,我们碰巧了解到了《VOGUE》在日常工作中给雇佣的模特的佣金到底有多少。

账单显示,从2009年5月至今迟迟未给Jagodzinska佣金的巴黎版《VOGUE》拖欠Jagodzinska某天的劳务费125美元,而且已经赖账有一年之久。另外就是美国版《VOGUE》拖欠Jagodzinska十月份和十二月份共两笔费用,总计250美元。

也就是说,《VOGUE》给一名模特一天的劳务,全球统一价格大概是在125美元左右,而且还有可能拖欠。

老板的钱该花就花
 
 

在VOGUE里朴素会有多招人恨?

经济危机时,有谣言称杂志要削减开支,鼓励员工出入乘地铁,时装周期间不安排豪华宾馆。但同样曾经宣扬降低运营成本的某位首席执行官竟然雇佣了一位全职的试吃员,以防有人在他的食物里下毒,令人叫绝。

有人感慨:编辑们都被宠坏了。《VOGUE》的大片拍摄项目一旦确定之后,编辑会向上列出一堆他们坚称是绝对需要用在拍摄时的东西,老板会照单全收毫不犹豫。传说其中的一位编辑就是这样把自己的避暑别墅里需要的东西都给配齐了,这座舒适的别墅被称为“聚沙成塔”的典范。

  自己的钱能省则省
 
 

你是否能想象早在96年《VOGUE》女魔头Anna Wintour的年薪已达到达到100万美元。而《VOGUE》的高级编辑每月可以报销上千美元的打车费,自己却不愿意掏1块5毛钱的快递费。

有一个资深编辑,发现自己忘了归还借的电影录像带,于是让公司的快递员到她家找到录像带后再送还给音像店。这位编辑省下了1.5美元,但公司为此开支了20美元。

话题再次回到《VOGUE》的前编辑总监莱伯曼,这位以铺张浪费著称的”时尚狂人“之所以被降职的原因就是被人发现他用公司的钱给男朋友买了一张去巴黎的协和号机票。

 

流言三:《VOGUE》“魔头们”的真面目

 最像魔头的魔头:Anna Wintour


 《VOGUE》内部有2条不成文的规矩:一是任何人都不能和Anna一同搭电梯,如果你遇到她,你要赶紧出来,把电梯让给她先走;二是除非Anna离开了大楼,任何人不能在办公桌吃东西。她经常让助手去男厕所把那些开会迟到的男员工找出来,以及每隔几个月把她办公室墙上的照片重新调整一次。但如果你听说当年她为了去欧洲看秀硬生生把自己的预产期提前一周,你就知道了为什么这样的女人主编的位置能坐得这么牢。


 不懂时尚的魔头:Carine Roitfeld


 她厌恶无限度的购买欲,一件Burberry上衣就足够了,换换围脖能穿好几季;她不认为有钱就有品位,开一辆旧得快烂掉的MINI COOPER;她也穿皮草,因为保暖,后来不穿了,因为那件皮草散发出难闻的味道;她自称是个YSL女孩,可穿了双可以砸死人的厚底鞋。她一幅反时尚的架势,几年来却被列在最佳着装名单里,听听她说什么:“我可不懂得时尚。”


 最正常的魔头:Alexandra Shulman


 Alex Shulman这个人就是这么令人吃惊:作为英国《Vogue》的主编,她却完全是个正常人——50 岁的单身母亲,常带着12岁的儿子去看球赛,喜欢做菜招待朋友,喜欢谈论除时尚之外的所有事情。有人说她在时装发布会上看书,她辩解说那是恶言诽谤。不过她也承认,自己确实会带本书前往,用来打发两场发布会之间的漫长间隙。在伦敦时装周期间,她就是用这个办法读了不少书。

  “女魔头”也有春天
看,原来传说中的女魔头也有开心地咧开嘴笑的时候!

前助理曾爆料:Anna Wintour其实不是“女魔头”。

2010年11月,女魔头造访北京,和中国时尚爱好者近距离接触。
 不走寻常路的女 魔头  
在主编Roitfeld的领军下,法国VOGUE度过惊世骇俗的10年。
Carine Roitfeld的自传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当中
如果时尚也有政治学,Carine Roitfeld就是偏好政治不正确
 最不时尚的女魔  
你可能没有办法想象,她几乎没有设计师朋友。

Shulman从来没有做过时装编辑,一直不认为自己属于时尚圈。

流言四:《VOGUE》“魔头们”的疯人语录

VOGUE前任主编Diana Vreeland

“你为什么不用香槟来洗你头发呢?法国人都这么干!”Diana Vreeland把自己在VOGUE的办公室给刷成了大红色,装修家里时,她对工人说:“我希望要那种花园般的感觉,但是是地狱里的那种。”

美国VOGUE主编Anna Wintour

《VOGUE》有一期登有烟草广告,引来了反烟草组织的不满,号召人们给杂志写抗议信。大概写了一万来封的时候,收到了Anna Wintour的亲手回复,就一句话:“你们有完没了?你这是浪费树!”

日本VOGUE主编Anna Dello Russo

“我花费了一生在时尚上!我没有孩子,失去了丈夫。我丈夫说:‘在你的房子里有太多衣服!有什么空间能够给我?’我说:‘没空间给你。’他说:‘你疯了么?’然后他就离开了。因为没有空间给他了!”

英国版VOGUE主编Shulman
“我宁愿死,也不去做SPA。怎么?一点也不符合Vogue的生活方式?大概不吧。我以前还做过《GQ》的主编,难道那就意味着从此以后我自己的生活就充斥着一级方程式赛车和招贴画女郎?”
法国VOGUE主编Carine Roitfeld
“难以理解。法国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巴黎,另一部分是巴黎以外的地方。我们不是法国版《Vogue》,我们是巴黎版《Vogue》,巴黎以外的人们都不喜欢我们。”
康泰纳仕大楼的电梯
“身为转为《VOGUE》运载客人的电梯,我自然对时尚很是敏感。所以说,如果你身上穿的是Prada或者Gucci,或许我会考虑不在你跨进来的时候夹断你的胳膊。”

 

漫话《VOGUE》,让流言幽默起来

时尚圈本来就是一个容易招惹是非的地方,时尚幽默插画师aleXsandro Palombo以时装、名人、文化和社会为主题,绘制了一系列具有反讽精神的时尚插画,其中有不少就是拿时尚圣经《VOGUE》和各位时尚女魔头开刀。关于流言蜚语,大家不妨一笑而过吧。

 

微博热议:#VOGUE的时尚流言#

    关于《VOGUE》,你还有哪些话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