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元素,是天使还是魔鬼?_时尚频道_腾讯网
 
现如今,中国元素早已成为了服装设计中的奇葩,无数西方设计师都曾通过运用中国元素大获成功。而在中国,传统中国元素有两极化的差别待遇,成为了设计师手中的天使与魔鬼。这些曾经被我们视作珍宝的遗产,为什么今天落得稍嫌尴尬的地位呢?
时间 2010年9月5日
地点 意大利威尼斯
人物 李冰冰、吴佩慈等中国女星
事件 2010年9月初的威尼斯电影节红毯,引来国内外舆论对华人女星的中国风服饰褒贬不一
   更多时尚专题
中国女星造“福”威尼斯

此次威尼斯电影节还未揭幕,李冰冰赶赴水城前,港媒就提前透露,华谊特意请了中国著名设计师郭培打造以“青花瓷”为主题的战衣,助她出战威尼斯电影节。然而,走红毯当日李冰冰并未选择“青花瓷”走上红地毯,而是选择了另一套饱含大爱和祥和寓意的高级订制“百福图”。她刚一走上红毯,外媒就认出了这个别具中国特色的字,还不时有人齐声喊出“福”,有蹩脚的发音也会念成“hu”,尽管如此,李冰冰此举还是达到了宣扬中国文化的效果。

华谊方面工作人员对记者透露,这套高级订制礼服由中国设计师郭培亲手打造,30个工人纯手工赶制,耗时一个月才最终完成。腰身上镌刻着一个超大字号的红色“福”字,极具霸气,而曳地的裙摆上,则众星捧月般地点缀了上百个大小、厚薄、字体不一的“福”字,设计相当别致,让红毯刮起了一股别具特色的中国风。为何挑选这套礼服?李冰冰表示:“‘福’字是最具中国特色的文字,此番设计收集了中国百位书法大家的字,有东晋王羲之,唐代颜真卿,宋代黄庭坚等,甚至还有甲骨文,体现了上下五千年中国的历史和文化。”

 

 

中国元素,咱们到底秀够了没?

尽管在海外的各种风光场合受到外国友人的追捧,但国内的时尚迷们,对此并不买账。李冰冰这次威尼斯的“福娃”造型在国内时尚爱好者里并没有讨到好评,原因就在于中国元素赤裸裸的堆砌让人感到缺乏技术含量。之前闹出的和范冰冰为一件青花瓷造型的礼服明争暗斗的“碰瓷”事件也让人不禁想说:出趟远门,华人女星没了中国风,就不会穿衣服了?对于华人女星一次又一次在海外不厌其烦地将中国元素视作抢镜头、出风头的救命稻草,很多国人在审美疲劳的作用下,民族自豪感逐渐转淡,甚至开始有些不耐烦,大呼“中国元素你们玩够了没?”

 
1
吴佩慈,2010年9月威尼斯电影节
此次和李冰冰同去威尼斯的吴佩慈,一袭蕾丝刺绣百花图亮相,被国内评论“有点三俗”。
2
高圆圆,2005年戛纳电影节
2005年是中国女星穿中国风出国的最高峰期。高圆圆穿着的是由祁刚设计的“喜上眉梢”。
3
张静初,2005年威尼斯电影节
张静初自掏腰包定做的这件“梦回唐朝”,后来被很多中国网友说,其实一点也不唐朝。
4
章子怡,2000年柏林电影节
章子怡穿了一件设计大胆的改良肚兜礼服。有人玩笑说,当时的章子怡活像地方杂技团的演员。
5
冰冰与冰冰的“碰瓷门”
本届威尼斯电影节开幕之前,国内的两个“冰冰”就为了能穿一件青花瓷出征,明争暗斗。
6
范冰冰,2010年5月戛纳电影节
范冰冰说穿这件龙袍的初衷是向世界告知“我来自中国”,但她还是杯具般的被外媒认错了人。
7
几代中国星女郎,都是中国风代言人
从最初的巩俐章子怡,到张静初再到范冰冰,直到现在的李冰冰,中国风像衣钵,必须传承。

中国风≠传统民俗工艺博览会

  当文化珍宝变成时装尴尬

 

  “中国传统元素”在国内的时装圈里有两极化的差别待遇。有的设计师视它为血脉根源,巴不得件件衣物都变着花样地绣龙刺凤七镶八滚,只要用牡丹红,就一定用龙袍黄。有的设计师一个劲儿的“国际化”,迂回婉转得生怕沾染点“大蒜味儿”。当然,设计风格与元素以各种多元化的形式存在不是件坏事,只是这些曾经被我们视作珍宝的遗产,为什么今天落得稍嫌尴尬的地位呢?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一直用所谓的“传统工艺”来铺陈堆砌,是件愚蠢又无建设性的事。毕竟,设计不仅关乎“工艺”。这样的反面例子在国内不算少数,其中翘楚要数国内某位常为央视大型晚会献锦的设计师,她所带领的“高级定制”时装品牌每次亮相都是绝对华丽丽金灿灿的贵气形象。各种纹绣工艺以繁冗到极致的方式出现,通过密集堆叠造成的体积感与大量的时间损耗带来存在感,吸引眼球不在话下,只是视觉震撼2秒后即成过眼云烟。至于“设计概念”沦为虚无的包装,她常常是件件衣物零碎的设计完成后,再为之套上一个故事。记得一位资深买手看完这位设计师2010年的“高级定制”大秀后向我大吐苦水:“10余件衣物生拉硬套地拼凑成一个系列不说,多数更是毫无新意地照搬文物,仅仅是夸张了诸如衣摆长度,衣领大小等局部数据。“如果这是场传统民俗工艺博览会,我能接受。”这位买手愤愤然地描述道。


  青花瓷,龙凤黄,牡丹红——中国风的“吉祥三宝”
 “传统工艺”, 不是用来堆砌的  
 不是照搬文物, 也不是民俗博览会  
 
从西方吹来的“中国风”

我们的设计也许该更多地关注我们自己的生活和我们自己的思维,而不仅仅是盘算着这块传统刺绣如何耗工费时花了几万个钟头的工时完成,那款皇室斗篷裙摆长达几丈几米、重达几斤几两。用哪种装饰元素都是次要,国外设计师将“中国装饰元素”用的比我们自家设计师好的比比皆是。我们的多数设计师缺的只是那份沉下心去研究去体会的用心,与将之消化将之升华的智慧。

Madame Gres 1935年
YSL 1980年春夏系列
Jeanne Lanvin 1936年
Chistian Dior
 
中国元素应该是一种生活体验

到底什么是“中国元素”?其实只有中国人才最清楚。那不只是一双绣花鞋,一抹青花彩的刻板“装饰元素”,而是长久以来置身于中国所得的生活体验。像是“没边”品牌的设计师张达所说的那样,所谓的“中国风格”应该是符合中国当下生活状况的设计形式。只有这些从相应生活区域里提取的设计素材,才能制造出能够受用于相应生活区域的好设计。“我们不是排斥好看的洋气,只是那不是我们的,我们做得再好也只是学习别人。”张达这样说道。于是,我们便能看到“没边”那些看似平面的衣物,上身后变成另一个模样。这种平面的谦虚表达是对中国人所习惯的思维方式的探讨。就如同传统的水墨山水、行草书法,没有透视、不论色调,却就能演尽万千世界。“这其实就是中国人看事情的一种角度”,张达还曾从饺子的形状获得灵感,制出一件不对称的上衣,饺子的面褶演变成为唯美的荷叶边,亲切又诙谐。

抑或是另外一位中国当代时装的领军设计师王一杨,无论是“ZUCZUG”还是“茶缸”,都淡淡地透露着对中国本土文化习惯的深刻思考。他自己曾反思早期总想把衣服做“时髦”,一个劲儿地专研西方大师级的精良裁剪,现在回过头来想,中国传统式的扁平裁剪方式才是属于中国人的,无论是从身形角度还是从气质角度,这古老的关联不是凭空打造。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看到ZUCZUG那些轮廓松弛舒适又色彩娴静的轻松衣物时,会有种像是握着老旧的搪瓷茶缸般的温暖感动。这里没有牡丹或是龙凤,不也依然中国得不得了吗?那种真实的认同感是能让拥有同样生活经历的人们引起强烈共鸣的妙药。

张达——“没边”
 
符合中国当下生活状况的设计
张达——“没边”
 
其实就是中国人看事情的角度
王一杨——“茶缸”
 

中国传统的扁平裁剪才属于中国人

王一杨——“茶缸”
 

没有牡丹龙凤却依然很中国

对于中国风,我们期待你说出自己的看法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