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设计 谁是下一个例外?

image

大浪淘沙

  人物档案:王格 SEVENDAYS设计总监

  理念:沉淀,用时间证明一切。

  十年前,若不是咬着牙多捱了两个月,现在的王格或许已经在老家郑州做了一名小职员,设计师梦想永远没法照进现实。

  那是从天津科技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年,2002年11月,浑身上下只有1600元钱,一个装满行李的大箱子,“初生牛犊”王格踏上了魔都。“当时想法特纯粹,上海是个国际大都市,最快的资讯,最前沿的理念,玩设计就得在牛叉的地方。”

  他还记得,那年冬天,上海刺骨的冷。王格落脚在出租屋里,却舍不得开电暖器,每天一大早,他背着画板跑到地铁站里画素描。靠近年关的三个月,不止工作没着落,眼瞅着就要“断粮”了。

  好在这时有个贵人从天而降。她是王格的大学同班同学,长得很像“王菲”,院花级人物。

image

  “哪个学设计的人,不想一上来就做自己的品牌?”带着家里的资金支持,“王菲”姑娘和王格一拍即合,于是他们在上海创立了自己的品牌——睿目&妤帛。

  他们喜欢上海老弄堂的感觉,历史的厚重和时代的气息,很复杂地胶着。最初的工作室就在虹口区的文化街山阴路。设计的人群定位是白领女性,简约流派,面料悬垂感好,有清爽的质感,以凸显女性的柔软和飘逸。

  “王菲”对内,发挥女性的细腻,负责服装设计;王格对外,自己组建打板间,负责联系打样师傅和生产工厂。睿目&妤帛上新很快,几乎每个月都有最新的单品出来,一季下来就有三十几种款式。

  后来,他们的门店在长乐路开张了。在这条静谧的小马路上,沪上一些年轻设计师以一种抱团取暖的方式寄生于此。王格的店很显眼,店名Ruimo&Yuki(睿目&妤帛)的招牌上画了一个女装衣架。从装潢到服装,均以黑白灰、洋红为主色系。在当年,很少有店铺直接使用水泥地。不论从哪个角度,他们的店都看起来很潮,小有追随者。

  然而,纯粹玩设计的人未必懂市场。“想法太纯洁了,那时从来没把店租成本、员工成本放在衣服的定价里。一件衬衫,只卖个两三百块。遇到识货的人,就像找到了知己,价格可能给得更慷慨。”

  最后压力都转嫁到了自己头上。投入多,回报少,回钱太慢,生存压力将王格的店逼到了很尴尬的境地。

  现在回想起来,多少有点遗憾。“当年产供销都齐了,已经很像模像样。如果再坚持一下,按节奏小步慢跑,如今,睿目&妤帛顺理成章会成为沪上最早的独立设计师品牌。”可是,当年,没有什么天使基金,经费都靠忽悠亲戚,睿目&妤帛经营了一年多,入不敷出,最后只能关了。

  后悔?王格从来都没有。“理想就像是设定好的山丘,要爬上去,就得准备装备。不管是勇往直前,还是绕路而行,经验就是一种积累。”可是他的好搭档“王菲”受挫了,她不再天真地谈理想,而是嫁做他人妇,当了全职太太。

  王格,是个男人,不能寻找避风港。无论做什么,都要让自己先活下来。

  接下来,就是各种打工。2004年的半年间,他帮一个无锡老板做男装。老板对原创设计完全没概念,有的只有模仿、抄袭、复制,没做几个月,公司就倒闭了。2004年至2007年,他进了一家台湾的商业品牌企业。在别人构架好的通路下做设计,畏首畏脚,和自己的梦依旧距离很远。

  再后来,总算遇见了“伯乐”。2009年,王格带着自己的品牌进入了SEVENDAYS。这是沪上一家独立设计师的集成店,有点类似洪晃的BNC设计师买手店。

  王格的品牌是三个小水滴,主推时尚T恤和卫衣。“服装是应用艺术,你不能玩纯艺术的东西,要接地气。”他在T恤上表达了一个团队主题。它以西游记的人物为原型,有沙和尚、孙悟空、猪八戒,唐僧,用这些人物通过平面属性演绎团队的概念。

  当国人的物质生活达到了一定水平,要求品质和自我风格的精神追求就来了。本土的原创设计师品牌似乎有了温暖的土壤。春天是否真的来了?王格不敢想。“这两年,服装行业的大环境不景气,独立设计师品牌作为服装业态的一个小板块,没有太大能力去撬动整个市场,当根基都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的生存也很尴尬。”

  王格说,沉淀是需要一个漫长的等待,你需要能耐得住。例外坚持了十年,才等来这样一次机会。然而,不是谁都能像马可这么幸运。其实,当年王格睿目&妤帛的处境,正是上海大多数独立设计师品牌的现状写照。

  固守己见

  人物档案:王丽Style Men设计师

  理念:个性,未必要符合大众审美,坚守自己的Style。

  看到王丽第一眼,你就会确信她一定是个新锐设计师。

  因为,她满足了我们对设计师的一切猜想。

  垂顺动感的披肩长发,粗线条的眉宇,挺拔的高鼻梁,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让这个姑娘硬朗又不失女人味。她不单单五官率性,举手投足间皆透着中性之美。黑白色系的对比色,被她诠释得干净利落,内里一件男装白底衬衫,配合外边修身的黑色针织毛衣,勾勒出高挑的身材曲线;下身一条皮裤,脚蹬一双复古高帮皮鞋,没有任何多余的细节。

  都说设计师是一个品牌的灵魂,她的气场也展现了Style Men的灵魂。Style Men的设计理念强调极致的审美和个性。男人就该中规中矩,没有特色?千万不要。Style Men的剪裁修身利落,男性的身形之美,早就没必要遮遮掩掩,应该大胆地秀出来。

  王丽是山东人,性格爽朗,特“爷们”,因此朋友们管她叫“丽哥”。这也使得她主导的Style Men模糊了性别的区隔。“男生驾驭它,就是男装,女生驾驭它,就是女装。”

  抢眼的是一些细节之处的运用。中性风逆袭,一些偏女性的元素会用在男装的设计中,例如荡领、褶皱、蕾丝、小亮片,这些尝试赋予了男装新的视角。“太过,就会有点妖,一定要恰到好处。”

  它的设计,倡导一衣多穿,适合各种场合,不用担心为一个单一的场合过多耗费。“丽哥”手里拿了一件衬衫独具匠心。从正面看,它是一件基本款的白衬衫,从侧面看,它在袖子上加了别致的复古印花图案。这完全混搭了白天和黑夜两个模式,套上西装,它是一套正统的上班族行头;脱下外套,它就是Party上夺目的焦点。

  没有谁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丽哥”同样走过弯路。从江西服装学院毕业时,她满怀信念去了服装业发达的广州。但是在商业品牌公司,设计师做得很憋屈,只能不断地重复流水线。“它不需要你有太强的自主意识,不需要原创,在批量生产的大单面前,你要做的是面对市场潮流快速反应,各家相互抄袭、复制。”

  之后,“丽哥”转战上海,在Style Men做自己喜欢的设计。对于没有运营资本的新晋设计师而言,通过集成店,以“寄卖”形式推广自己的品牌,不失为一个好对策。她的同学没几个人像她这么幸运,大部分人为了生存早已转行,而她不但固守了理想,还有了更高的起点。

  4年,全国16家门店,Style Men已经逐渐将它的客户群像清晰化。“一件衣服就是你的个人名片,它是一个不可替代的形象,让别人记得这就是你。”这种个性理念,势必有人喜欢,有人憎恨,智者见智。

  “丽哥”说,确定自己的风格就像是找真爱,也许它未必一定符合大众审美,但是你一旦认可了,就不会轻易走开。

  它对客户的选择,同样挑剔。“男性的腰际、臀线很性感,紧身衬衫、包臀裤,喜欢Style Men的人,一定要时刻提醒自己保持身材。”

image

放低姿态

  人物档案:江英 JESSIE&JANE包包设计总监

  2011年上海十大优秀女设计师

  理念:接地气,才会有性格。

  2006年,江英到法国参加展会,坐在巴黎街头的咖啡馆里,她望着一对双胞胎姐妹出神。这对姐妹很特别,长得一模一样,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一个在安静地看书,另外一个跟朋友正在高谈阔论。它给了江英最初的灵感。“每个女孩内心,都住着一对孪生姐妹。一个叫JESSIE,开朗活泼;一个叫JANE,安静优雅。”

  高中时代,她的英文名叫JESSIE。可是后来,她又觉得JANE和江英的发音更像。“我一直很纠结,究竟叫JESSIE好呢,还是JANE好呢?”这源于她双子座的两面性。其实,这是一个女孩蜕变的故事。年轻时,她像JESSIE一样活泼热情,当年龄上升到一定阶段,她就会蜕变成优雅的JANE。江英一下子灵感来了,“我的品牌就应该叫JESSIE&JANE”。

  和那些面临困境的独立设计师品牌有所不同,江英从一开始就敏锐地把握住了市场走向。如今,JESSIE&JANE在淘宝天猫的自主设计中是卖得最好的包包。这两年,它的线上及线下销售总额上了一千万。

  她的包包不贵,与大众的距离不远。

  “收敛一点点个性,只要有自己的性格在。”说白了,江英想得很穿,独立设计师品牌不能只是孤芳自赏,要先确定公众知晓度,然后才是腔调上拔高度。

  这多少和她的工科背景有关。大多数的设计师,他们感性有余,理性不足。用情怀去玩腔调,往往会在市场的浅滩暗礁里折腰。

  江英一出手,就一鸣惊人。

  2008年,她设计的包包JESSIE&JANE以一种特别亲民的方式,出现在了海上网。这些可爱的方格子分属于两种不同的风格:JESSIE偏休闲款式,JANE偏公文款式。

  “每个姑娘都有活泼的一面,也有安静的一面。她可以一会儿是JESSIE,一会是JANE。”JESSIE明快的线条和JANE的安静内敛,俘获了不少女性的心。这些包包价格亲民,又有自己的原创设计理念,迎来了好口碑。

  如今,江英依然在主导每一季包包的设计风格,她热爱设计,更爱自己的包包,JESSIE&JANE从不离手。

  江英的办公桌上,摆着一个很特别的包包。虽然外行,你也能一眼猜中这是JESSIE&JANE的风格。

  “它是JESSIE&JANE吧?”被问到这里,江英笑了。

  “嗯,这么明显吗?”

  “感觉很像。一面是JESSIE,一面是JANE。”

  这款长方形的黑色包包是这个月即将上柜的新品。它采用了拼接设计,一面是纯牛皮质地,配合手拎,一款正统的公文包。可是,它的另一面却采用了帆布材质。“起初,出于节约成本的考虑,混搭了两种材质,全皮包包的价格毕竟有点高了。后来,发现背帆布这一面,配合肩背设计,风格截然不同,一下子变得很休闲。这就是它的多用性。”

  几天前,她和同事吃饭,在大街上与人“撞包”,这让她受宠若惊,“这款包包没有做任何推广,放在门店里,2天时间全国范围也就卖了几十件,想不到会这么有缘。”

  江英深知接地气的重要性。“国人的观念根深蒂固。同样两个原创设计师品牌,风格相似,价位相当,都没什么知名度。一个是国外设计师的作品,一个是中国本土设计师的,大多数的国人还是会选国外的设计。所以你要明白一点,当你还没有被大众知道的时候,就玩个性、抬价位,端着一个架子,最后谁会给你埋单?”

image

风格,代表一种自我表达

  纯手工、环保、简约,中国的独立设计师品牌正在逐渐引领一种反对Logo化与过度物质化的风潮。认同它的人,认同的不仅仅是一种风格,更是一种生活方式。

  人物档案:田星 霈熙服饰男装首席设计师

  理念:时间不会消磨衣服的价值,反而让它更有内容。

  霈熙的选材多为纯天然的面料,棉麻、羊毛、真丝质地。染色摒弃了传统高温印染,用冷水泡,这对空气、水质等环境的消耗要低得多。颜色虽没那么鲜亮、挺刮,但很环保,保持了面料的原生态。

  衣服,是种生活理念的表达

  坐在样衣间里,大男生田星脖颈低垂,全神贯注地在为一条男装裤子钉钮扣。这是一颗牛骨扣,比起以往亚克力的材质,它的质地更加质朴、环保,而且牢度更好。“时间的印记经过穿着,水洗之后,会让扣子呈现变化后的光泽。类似这样的细节可以告诉人们,这不是一条普通的裤子,它是有内容的。”

  田星比量了一下裤子臀线上的边际,用同样色系的黑线走起了针脚。

  下一季新品的发布周期将至,时间有点赶。

  哪怕是接受采访,他手下的活也没有停顿。他熟练地飞针走线,表情专注。这些事情,原本可以交给手下的样版师傅做,但是田星追求完美,宁愿自己操刀。

  抬眼从裤子上收回视线,你才会开始打量眼前这个年轻的设计师。波浪卷曲的头发,呈现蓬松的造型,小麦色的皮肤衬着他身上深蓝色的棉麻褂子,这个“80后”看着有那么点与众不同。

  他的这条长褂子确实很抢眼,深蓝主色,配合乳白色的暗线,颜色略显陈旧,却透着一股味道。它的质地柔软,对门襟,宽松的下摆和肩袖,很随意地垂到膝间。这件褂子正是霈熙的风格,细微之处有点东方神韵,却没那么矫情。

  “一件衣服所传递的更多是感受,还有精神上的认同感。我们使用东方元素,但它不是只能用盘扣、中式立领去呈现。”在田星眼中,东方文化崇尚的是一种自然、质朴的生活状态。“霈熙的灵感源于此,但更抽象一点。欣赏它的人,会感受到衣服之外的气质,这不仅仅是一件衣服,也是一种生活理念的表达。”

  田星随手拿起一件深灰色的袍子,2012年冬季款,是能够代表霈熙整体风格的形象款。

  “这是男装吗?”

  “嗯,是的。”

  这件袍子依旧很长,亚麻材质,亮点在剪裁边际中的留白。衣服看起来并不平整,明显的手工痕迹。先裁片,再印染,印色刻意做了留白。因为是纯手工印染,每一件衣服即便相同款式,印色的留白也会不一样。“它破除了快速流行的机械感受,不像那些商业品牌,流水线出来,千篇一律。”

  田星的霈熙和马可的例外,从理念上多少有些相似。“例外更成衣化一些,我们偏小众。”却无外乎用服饰来呈现人思维的延伸,让你在人群中迅速被“同类”辨出。

  喜欢霈熙的人有建筑师、品牌公关公司老板,年龄30-50岁之间,对生活有更多的领悟,对品质有自我要求。田星经常会去摸客户的底,“老外其实并不多,大多是对东方背景、玄学有兴趣的人。”

  设计师,用服装阐释世界

  田星的办公桌上摆着私人阅读物:盐野米松的《留住手艺》、李曙韵的《茶味的初相》、克里希那穆提的《生命之书》……

  作家用书表达他对当下世界的感受,设计师则用服装去做相同的阐释。

  他的所有生活方式,包括旅行、阅读、思考,均融入了霈熙的基调。“不追求成熟商业品牌所追寻的潮流趋势,衣服就是设计师手头的笔,把他对当季社会的一些看法,自己的某一个状态,用比较私人的方式呈现。喜欢它的人,获得的是一种精神上的认同度。”

  这一季春夏新品,田星定义为《夜歌》。彝族人的大山苍凉孤寂,却传递着质朴与生生不息,他用抓皱、水洗、棉麻质地来表现。

  “这种面料不是很平整,经过时间的积累,洗过几水,会有穿的痕迹。我想用一个自然的方式,诠释相对抽象的概念,营造温暖轻盈的感受。”

  就像他身上这件深蓝色褂子,两年前,刚做完的成品,很挺,慢慢穿下来,经过多次水洗,版型、质地、颜色都有了变化,给了他很多惊喜。

  “时间没有消磨衣服的价值,反而让它更有故事。”

  认同它的人,认同的不仅仅是一种风格,更是一种生活方式。

  霈熙代表了一种穿着感受:大气、简单、舒适、随性。就像这两年简约主义的回潮一般,它的款式并没有太多惊人之处,却在许多细节里体现了设计师的理念和用心。一位40多岁的公司老总,特别喜欢田星的设计,他说穿上这种衣服,连上班都觉得特别轻松。

  “人们每天在自己的社会角色里缩手缩脚,更渴望在生活的场域里表达自我情绪,他们需要一些细节去放松自己,他们可以抛开高跟鞋、西装革履,从紧张压抑中释放自己。穿上棉麻宽松质地的服装,人自然就放松下来。”在田星看来,衣服需要设计得更人性化,没必要一定端着。

  你会发现它的表现力不仅仅局限于一种类型。有一个投资银行的女客户特别喜欢霈熙,真丝、棉麻类的女装,很飘逸,她喜欢穿着他家的衣服与客户谈判,不失亲和力,又很有品质,把个人对生活的感受也融合在了其中。

  田星鼓励一件衣服有很多种搭配方式,避免盲目消费。快速消费会加大生产链的压力,它不该由地球来承担。“纯手工的衣服制作成本很高,我不希望它们穿了一季就被收进柜子的最底层,棉麻质地衣服,颜色的牢度一定不一样,每洗一次,颜色就会减一点,经过时间的沉淀,它会变成另外一件有内容的衣服。”

image

  当巴拉克·奥巴马入主白宫时,米歇尔·奥巴马也在一定程度上宣告了“美国时尚”新时代的到来。作为第一夫人,米歇尔的穿着常常会帮助一些不知名的本土设计师一举成名。前不久,彭丽媛的穿着引起国人注目,她身着藏青色大衣,左手提着一只黑色皮包,简单大方的装束,显得十分端庄优雅。很快,她所穿戴服饰被证实是来自中国本土设计师品牌“例外”。

  在充斥着流水线规模化生产的服装快消时代,原创设计师品牌从来就没这么高调过。

  这两年,本土设计师品牌在国内的环境确实有了起色。

  它们不属于ZARA、H&M、优衣库这种快消类的商业品牌,年轻人迫切需要一些能够代表自己的个性风格,在人群中被迅速定位,被“同类”辨出。独立设计师品牌刚好满足了这群人的精神需求,宣扬风格的自我表达。

  进入国际视野,2007年以来,本土设计师也在国际时装界名声大噪,接连现身世界秀场,从米兰到巴黎再到纽约,一股中国力量正在崛起。

  然而,他们却陷入一种悖论,墙内开花墙外香,年轻的设计师们一边坚守着情怀,保持着风格,一边体会着小圈子的高处不胜寒。

  在上海的长乐路,这条静谧的小马路曾是沪上许多年轻的独立设计师们的乐土,李鸿雁的Helen Lee,邱昊的ONE BY ONE……他们以一种抱团取暖的方式寄生于此,悄悄地成长蜕变。如今,疯涨的店租、窘迫的经营,让许多独立设计师品牌店从这里逃离。

  独立设计师田星如此解释原创设计师品牌和商业品牌的区别。“像ZARA、优衣库这样的商业品牌,有一万个工人的加工厂,一天一条生产线大概可以生产10万件衣服的吞吐量。像我们的加工厂,只有10-20个工人,面料处理、剪裁、版样,还要根据具体衣服的尺寸做调整,一件手工成衣至少需要一天半的时间。像滚边或是手工印色的衣服,更是没有办法大量生产。这对追求效益的工厂来说,很多人都不愿意去做。”

  长乐路只是本土设计师现状的一个缩影。圈内人丁伟对此也很担忧:“现在,王一扬的素然不温不火,邱昊和翘翘的ONE BY ONE只能说凑合。吉承、李鸿雁在海外获奖,在上海也只有一两个店。UMA WANG算是中国设计师中的王牌了,却也没有形成规模效应。”

  丁伟将其归结为大环境与国际脱轨。在北欧等原创设计师品牌发达的国家,原创设计师品牌就是一个STUDIO,设计师、经纪人、零售商各司其职,把设计师品牌发展得很好。而在国内,独立设计师品牌仅限于设计师自己在玩的状态,他们对市场、对产品定位、对媒体尚不能足够应对,想追求风格却连活下来都难。

  好的一方面是,在国内,也有一些人已经开始了类似尝试,像北京的设计师品牌集成店栋梁、洪晃的BNC设计师买手店、上海的SEVENDAYS,他们为国内一些没有经费的新锐设计师提供了一个寄卖式的平台,即便无钱开店,原创的好设计也不会被埋没。

  当然,这一次,中国本土设计师品牌的高调亮相,至少是一个好的开始。

  也许,春天就快来了。文 冷梅 图 丁嘉

(青年报)

中国设计 谁是下一个例外?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liceawang]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