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设计 谁是下一个例外?

image

  当巴拉克·奥巴马入主白宫时,米歇尔·奥巴马也在一定程度上宣告了“美国时尚”新时代的到来。作为第一夫人,米歇尔的穿着常常会帮助一些不知名的本土设计师一举成名。前不久,彭丽媛的穿着引起国人注目,她身着藏青色大衣,左手提着一只黑色皮包,简单大方的装束,显得十分端庄优雅。很快,她所穿戴服饰被证实是来自中国本土设计师品牌“例外”。

  在充斥着流水线规模化生产的服装快消时代,原创设计师品牌从来就没这么高调过。

  这两年,本土设计师品牌在国内的环境确实有了起色。

  它们不属于ZARA、H&M、优衣库这种快消类的商业品牌,年轻人迫切需要一些能够代表自己的个性风格,在人群中被迅速定位,被“同类”辨出。独立设计师品牌刚好满足了这群人的精神需求,宣扬风格的自我表达。

  进入国际视野,2007年以来,本土设计师也在国际时装界名声大噪,接连现身世界秀场,从米兰到巴黎再到纽约,一股中国力量正在崛起。

  然而,他们却陷入一种悖论,墙内开花墙外香,年轻的设计师们一边坚守着情怀,保持着风格,一边体会着小圈子的高处不胜寒。

  在上海的长乐路,这条静谧的小马路曾是沪上许多年轻的独立设计师们的乐土,李鸿雁的Helen Lee,邱昊的ONE BY ONE……他们以一种抱团取暖的方式寄生于此,悄悄地成长蜕变。如今,疯涨的店租、窘迫的经营,让许多独立设计师品牌店从这里逃离。

  独立设计师田星如此解释原创设计师品牌和商业品牌的区别。“像ZARA、优衣库这样的商业品牌,有一万个工人的加工厂,一天一条生产线大概可以生产10万件衣服的吞吐量。像我们的加工厂,只有10-20个工人,面料处理、剪裁、版样,还要根据具体衣服的尺寸做调整,一件手工成衣至少需要一天半的时间。像滚边或是手工印色的衣服,更是没有办法大量生产。这对追求效益的工厂来说,很多人都不愿意去做。”

  长乐路只是本土设计师现状的一个缩影。圈内人丁伟对此也很担忧:“现在,王一扬的素然不温不火,邱昊和翘翘的ONE BY ONE只能说凑合。吉承、李鸿雁在海外获奖,在上海也只有一两个店。UMA WANG算是中国设计师中的王牌了,却也没有形成规模效应。”

  丁伟将其归结为大环境与国际脱轨。在北欧等原创设计师品牌发达的国家,原创设计师品牌就是一个STUDIO,设计师、经纪人、零售商各司其职,把设计师品牌发展得很好。而在国内,独立设计师品牌仅限于设计师自己在玩的状态,他们对市场、对产品定位、对媒体尚不能足够应对,想追求风格却连活下来都难。

  好的一方面是,在国内,也有一些人已经开始了类似尝试,像北京的设计师品牌集成店栋梁、洪晃的BNC设计师买手店、上海的SEVENDAYS,他们为国内一些没有经费的新锐设计师提供了一个寄卖式的平台,即便无钱开店,原创的好设计也不会被埋没。

  当然,这一次,中国本土设计师品牌的高调亮相,至少是一个好的开始。

  也许,春天就快来了。文 冷梅 图 丁嘉

(青年报)

中国设计 谁是下一个例外?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liceawang]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