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设计师助推合成面料成功逆袭

[导读]来自德国奢侈品牌Talbot Runhof秋季系列的一件白色礼服有着修身的款型并饰以亮片拼成的条纹,然而它所用的材料却与时尚相去甚远。它所用的面料更多的是用在肾脏透析机中来过滤血液。

欢迎来到时尚新前沿──由科技合成而非自然材质的面料。薄丝缎和双面开司米固然是奢华时装的标准配置,另一方面许多设计师也发现涤纶、尼龙、氯丁橡胶、聚酰胺以及其他合成材料能给予他们大胆尝试的机会和更多发挥空间。在这个时代,各种领口和裙摆的款式几乎都已被一用再用,于是越来越多的先锋设计师转而将希望寄托于寻找新的材质。

先锋设计师助推合成面料成功逆袭

聚酯是1970年代 R&K Originals套装采用的主要材质。

先锋设计师助推合成面料成功逆袭

这件白色礼服来自德国奢侈品牌Talbot Runhof的秋季系列,有着以亮片拼成的条纹,而它所用的面料却是多用于肾脏透析机。

约翰尼•塔尔伯特(Johnny Talbot)是总部位于慕尼黑的品牌Talbot Runhof的设计师之一,该品牌以红毯礼服而闻名。他说:“棉布衬衫不过就是棉布衬衫,而那些非常酷的面料本身就有特别之处。”

在面料中加入氯丁橡胶是2月份各大2013秋季时装展上的一项重要技术,廓型是这些时装展中的一个核心理念。时髦的潜水元素为时尚界贡献了一些很有影响力的设计。尼古拉斯•盖斯奇埃尔(Nicolas Ghesquiere)充满创造力地将氯丁橡胶和其他纤维融合,重新定义了他当时所效力的巴黎世家(Balenciaga)品牌。

先锋设计师助推合成面料成功逆袭

在巴黎世家的一件2012款夹克中,尼古拉斯•盖斯奇埃尔使用了氯丁橡胶。

王大仁(Alexander Wang)将柔软的马海毛与氯丁橡胶相糅合从而得到一种轻质材料。他将这种材料运用在了自己的同名秋季系列中,制作出了几款柔软但又有些许挺阔、宽松的作品。如果想要用厚重的双面马海毛达到同样的效果,不仅价格高昂,而且会使面料过重,很难卖给如今身处中央空调供暖的建筑中的人们。

Piece d'Anarchive品牌的黛博拉•罗耶(Deborah Royer)和普里莉拉•罗耶(Priscilla Royer)姐妹有一个系列的重点在于有质感的面料和结构感的剪裁,她们将一种由人造材料制作而成的泡泡纱运用其中。这个来自巴黎的品牌通过对面料的革新在诸多竞争者中脱颍而出。谈到这种泡泡纱时黛博拉•罗耶说道:“如果是真丝的就很难定型。面料是一切的基石。如果没有适合的面料,就没有整个系列的时装。”

1981年约翰•沃特斯(John Waters)在一部电影中使用“聚酯纤维”一词指代废料,而自那以后,人工合成面料已经发生了诸多变化。如今用各种聚合物或者某些塑料制成的纤维更加纤细,用途更为广泛,透气、排汗、抗菌的特性使其在运动服中被广泛使用。(现在已经很难找到纯棉的棉毛衫裤了。)

尽管如此,有一点是没有改变的,那就是这些面料在时尚界的坏名声,在时尚界它们仍会让人联想到休闲套装和糟糕的高尔夫球裤。因此时装设计师们通常会采用委婉的说法来形容这些面料。替代词汇是“高科技面料”。“聚酯纤维衬裙”听起来可没有它的丝质亲属那么精致。

先锋设计师助推合成面料成功逆袭

瑞士品牌Akris采用现代“新技术网格”打造的手包。

瑞士品牌Akris的设计师阿尔伯特•克瑞穆勒(Albert Kriemler)说他用的是“新技术材料”,但先要测试它们的亲肤性。克瑞穆勒说,为了让顾客接受一种看起来像羊毛、丝绸或者其他天然材质的面料,这种做法是必需的。

这位设计师对于他称之为“新技术网格”(technogrid)的面料特别中意,他参与了这种面料的研发并将其运用在了其秋季系列的服装和包袋上。克瑞穆勒说:“它看起来就像高科技版本的织物。”实际上这种面料的成分是100%聚酰胺──一种半个多世纪前就有的材料。

Akris的防风防水面料衣物从行李箱中取出时基本不会起皱,这也是令该品牌在女装界获得成功的重要因素。克瑞穆勒说:“我们采用的面料迎合了经常旅行的女性的需求。”

过去的聚酯纤维因其反光的质地而受到批评。但是如今的纤维处理技术相比几十年前人造纤维刚发明出来时已经大大提高。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纤维科学及服装设计教授玛格丽特•弗雷(Margaret Frey)说,先进的科技能够生产出更细的纤维来制成纺线,带有丝绸般的质感和恰到好处的光泽而不过分发亮。

她说,通常这些纤维的特别之处在于染色和后整理工艺。更先进的后整理工艺旨在提升面料的手感、垂坠度和舒适性。

事实上,制作这些面料的工艺听起来更像化学实验而非服装设计。比如那款Talbot Runhof的白色礼服,制作时先在基底布料上缝上亮片,再缝在与透析机过滤器材质相同的面料上,之后浸入能溶解基底的液体中,只剩下一排排亮片附在合成材料制成的裙子上。

这种合成面料由瑞士一家医药器械生产商制造,如羽毛般轻盈同时又很强韧。塔尔伯特说,整匹面料的重量比中间的纸板卷轴还要轻很多。在之前一个系列的设计中,塔尔伯特用喷墨打印机在这种面料上印出了鲜艳的螺旋图案,之后在反面喷上了“一团铝蒸汽”来形成反光面,从而使彩色印花效果更好。

这款礼服价格可不低,其定价大约在10,000美元。生产这类织物在技术上和设计上都需要付出诸多心力(这些面料很多是来自日本的),这意味这它们不再是天然纤维的廉价替代品,通常可能还会更昂贵。

Talbot Runhof也会使用聚丙烯、透明丙烯酸塑料和聚酯纤维乔其纱。塔尔伯特的最爱之一是一种光滑坚挺的网状面料,它在汽车行业被用作内饰与金属或防撞塑料之间的支撑材料。

生于田纳西纳什维尔(Nashville)的塔尔伯特说,它“让我想起小时候家里后院的纱门”。他说当他尝试将这种面料围在人形模特身上的时候,手至少十几次被面料的边缘割伤。最终,设计团队用手套和防护眼镜把自己武装了起来。

成品收入了Talbot Runhof的2013春季系列,轻薄透明,是服装同时也像雕塑作品,尖锐的边缘则被安全地掖在了接缝里。2月份在Talbot Runhof位于巴黎阿尔及尔大街(Rue d'Alger)的精品店里,一件该系列的轻如羽毛的外套无需任何支撑便有型有款地立在了底座上。

先锋设计师助推合成面料成功逆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liceawang]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