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时尚频道 > 名人奢华 > 正文

陈丹燕和她笔下的上海女人们
http://luxury.QQ.com  2008年04月08日14:08   腾讯论坛    评论0

  “我出生在北京,所以我叫陈丹燕。”三四岁的时候,陈丹燕随父母来到上海。她的父母都不是上海本地人,父亲在当时唯一的一家和波兰合作的外贸公司做党委书记。她从小跟着父亲出入组成外滩天际线的一幢老楼,父亲的办公室最早是渣打银行大班的办公室,现在那幢建筑叫“外滩18号”,它的地面仍是陈丹燕记忆中的样子,黑白双色的马赛克仿佛蟒蛇撑开的肚皮。在新书《外滩影像与传奇》中,陈丹燕把第一章写成了小说的形式,里面的那个小女孩,讲的就是她自己的故事。

  很多年后,在君特·格拉斯的故乡,波兰城市格但斯克,她见到父亲当年的秘书波兰人拉拉小姐。老太太说:“抱歉,我不能再给你一粒苏联的太妃糖了,那个国家从地球上彻底消失了。”陈丹燕的父亲在文革时期,每天仍必须穿着西服革履上班,到了中午,就悄悄换上中山装去中国员工的食堂接受批斗。“她跟我讲,‘你父亲以为波兰人这边不知道,其实我们都知道。’”在这个明媚的春日下午,陈丹燕坐在长乐路陕西路路口星巴克内的紫色沙发中笑着说。拉拉小姐还对陈丹燕说,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是在上海度过的。那种愁肠别绪,陈丹燕在为《外滩影像与传奇》搜集资料的时候,经常在一些曾经在旧上海生活过的西方人的回忆录中读到。

  新建的专营老上海菜的餐馆,外墙上嵌了许多老上海时代的东西,像油酱店的门楣,当铺的广告,书店的匾额

  “觉得我的书是唏嘘旧上海的没落,是一个很大的误解。”陈丹燕说,“我想我比较喜欢的是70年代的上海。因为它很沧桑,因为沧桑而显得可爱。如果生活在40年代的上海,我未必会喜欢,我觉得它太嚣张。我一贯喜欢走下坡路的城市,它给人更多是感情上的感受,和过去的光鲜闪亮对比,落差中有很多故事。如果一个城市太兴旺,机会很多,它就充满欲望,我不喜欢。这和个人的趣味有关系。”在陈丹燕的感觉中,上海最禁锢的年代是在1972年《上海公报》发表那天结束的。那天以后,上海的孩子们纷纷开始学手艺:英文、乐器,大人们对他们说,总有一天会用上的。

  九十年代在巴黎大戏院原址上改建的时代公司,黄铜大钟摆慢慢摆动。

  陈丹燕的语音温软,慵懒地靠在沙发里。10年前,她的上海系列中的第一本书《上海的风花雪月》发行,其中描述的那种生活方式特别满足刚兴起的小资阶层对精致生活的想象。里面提到一位郭家小姐。陈丹燕陪她去吃饭,走在路上,感觉自己像个男人。“粗声大气,笨手笨脚,面容坚韧,慌慌张张。而她不是,八十岁了,依旧洋溢着爱娇与精美。”十年间,她显然越来越像后者靠近。可以说是应读者要求,她后来有写了专门的一本书写她,就是《上海的金枝玉叶》。“那本书我写得并不满意,我太喜欢她了。她人性中复杂的地方,我都不忍心写。”

手机看新闻】 【时尚订阅】 【时尚论坛  】 【发表评论(0)
腾讯首页 WWWQQCOM
暂无更新,休息一会儿
网友意见留言板